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慈善

新生代企业家改变中国慈善文化

亚洲国家政府往往自豪于家长式治理风格,对民间捐赠文化感到不自在,认为慈善事业是一种自我放纵。就此而言,近年中国涌现出一批热心慈善的企业家是很有趣的现象。

今年3月,耶鲁大学(Yale)校长彼得•沙洛维(Peter Salovey)访问香港和北京时发现,自己成了中国内地校友间竞争的受益者。但这场一次争夺的目标不是入学,而是为了一个善行——向母校捐赠。

美国的常青藤(Ivy League)大学近年来因招收中国的“太子党”而成为头条新闻。太子党指的是中共重量级领导人的子女,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副主席李源潮,到失势政治人物薄熙来,其子女都就读于常青藤大学。不过,中国最知名的一些投资人也接受过常青藤大学的教育。

比如,毕业于耶鲁的有红杉中国(Sequoia China)创始人沈南鹏(Neil Shen),以及创建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的张磊,他的种子资金就来自于耶鲁大学捐赠基金,而且这一数十亿美元的基金是以校内一条街道命名的。沙洛维访华期间,两位企业家与其他内地耶鲁校友不但竞相款待校长,还抢着为母校筹款。

沈南鹏和张磊都是中国内地新一代企业家中最耀眼的人物,这批人有相当一部分曾出国深造,然后学成归国。他们为自己创造了巨大财富,如今希望能进行回馈。

这群人大多非常年轻,文革没有给他们留下累累伤痕,他们也有能力进行慷慨的慈善活动。互联网企业腾讯(Tencent)五大创始人之一、在中国慈善榜名列前茅的陈一丹表示:“我们是第二代人。我们没有父母那代人那么拼,我们习惯于更安定的生活。”

中国有着深厚的施舍传统,却被毛泽东的激进社会主义破除了。过去几十年里,虽然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但直到不久以前,这个国家深厚的慈善文化一直难以恢复。香港的中国公民社会和慈善事业专家谢世宏(Shawn Shieh)表示,直到十年前,慈善捐赠活动还受到国家控制,几乎全部集中在中共优先考虑的事情上,比如扶贫和救灾。但这十年来情况起了变化,并且正在加速转变。

谢世宏说:“过去十年里我们看到了新的慈善风气,它们受到了西方的强烈影响,正在改变共产党的慈善事业传统。从新的慈善法上就能看到这些影响,该法大大拓宽了慈善的传统观念。”

这套全新的规则旨在让捐赠变得更容易、更有吸引力,除了提高税收优惠,确立慈善机构的法律地位外,还简化了富人创建慈善基金会的流程,分析人士预计它将给中国的慈善局面带来重大变化。

虽然中国人均捐赠额仅相当于西方世界的零头,但绝对数量上升迅速,一些专家表示中国人的捐赠总额将很快达到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人们很容易将此纯粹归因于近年来中国人创造的惊人财富,以及他们在世界富豪榜上的攀升。据福布斯(Forbes)统计,中国现在有335名身价至少10亿美元的富豪,而在中国创办的《胡润百富榜》(Hurun Rich List)估计,这一数字为470人。

但是在亚洲,财富和捐赠并非总是相伴而行。比如在日本泡沫经济时代,日本的亿万富翁们占据了富豪排行榜,却没形成类似的捐赠潮流。在慈善捐助基金会(Charities Aid Foundation) 2015年发布的“世界捐助指數”(World Giving Index)中,经济强国中国在145个国家中倒数第二,成绩相当糟糕,而相对不起眼的缅甸高居这一全球排名的榜首。世界捐助指数的依据是,每个国家近期从事利他活动的公民占总人口的比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