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特朗普

如何抵御右翼民粹主义?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特朗普的危险,在于他不懂、或者假装不懂美国成功的根基是什么。若想击败右翼民粹主义,我们必须提供替代解决方案。对此,贪婪、无能且不负责任的精英们,应当认真反思自己的糟糕表现。

正如我上周所辩称的那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崛起,是美国精英们失败的一个迹象。这主要指共和党精英的失败,但也不全是。特朗普正成功地煽动攻击心理和愤怒。这并不是新手法。古往今来,这种战术一而再、再而三地让煽动者获得大权。但煽动者给不出问题的答案。相反,他们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许多人似乎认为,事情不可能变得更糟。这话不对,它们可能变得更糟,而且糟糕得多,不仅是在美国国内,而且在全世界范围都是如此。这就是特朗普如此危险的原因:他不懂美国成功的根基是什么。

特朗普是一个右翼民粹主义者。民粹主义者鄙视制度,排斥专长。相反,他们提供个人魅力和无知。右翼民粹主义者还会谴责外国人。特朗普为这一切增添了零和观点的大格局概念。

在任何国家,民众拥抱民粹主义的幻觉都是令人不安的。例如,在意大利,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向被误导者扮演“彩衣吹笛人”的能力,使本国失去了20年的改革机会。不过,美国更为至关重要:美国通过传播在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基础上打造的持久性制度,塑造了现代世界。

两党共同取得的成就带来的两个结果值得关注。首先是美国拥有强有力的盟友。中国或俄罗斯都没有这样的盟友。两国甚至彼此都不信任。美国拥有盟友,仅仅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国如此强大;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美国一直是值得信赖的。其次是美国接受了持久的承诺。美国对贸易的促进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没有这一点,近几十年来许多新兴经济体的发展是不可能发生的。

特朗普的“交易型世界观”意味着,他很可能抛弃联盟和制度。这将损害、甚至摧毁当今的经济与政治秩序。他和他的支持者们可能认为,如果撕毁承诺,美国不会受什么损失。他们想错了。如果美国的承诺被证明毫无价值,那么一切都将变得更糟糕。

特朗普对于美国信誉的漠不关心可能走得更远。美国提供了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资产:美国国债。由于美国的财政状况有所恶化,谨慎一些是必要的。那么,理应在财政上审慎的共和党的假定总统候选人提议了什么?根据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的说法,他抛出的(高度累退性质的)税收提议将使联邦债务与基线相比,增加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9%。对策或许是大幅削减开支,他并未向轻信的选民解释这一点。另一条对策将是违约。他说,他“喜欢玩”债务游戏。他甚至在考虑以折扣价回购美国债务。如此“玩债”将会摧毁自美国第一任财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以来积累起来的信用,毁掉全球金融。

有些人声称,特朗普只是在假装支持那些他知道将摧毁美国信誉和破坏全球稳定的政策承诺。不过,如果他真的如此不诚实,那么他的极限可能是什么?愚蠢或是玩世不恭,哪种情况更糟糕?

尽管远非确定,但特朗普被击败的可能性仍然相当大。这或许要取决于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是否决定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但是,如果特朗普真被击败,事情就结束了吗?可以说,不会。是的,民粹主义时刻或许会过去。但也可能不会过去。可以理解的是,国内对于美国在世界经济中角色的合法性认识已被削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