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智慧城市群

室内导航前景无限

GPS卫星导航技术已经发展到可以精准定位世界上的一幢建筑或一条道路,然而我依然难以在一个庞杂混乱的大型超市中找到我的妻子。

GPS卫星导航仪是为我制造的。我曾经是世界上最容易迷路的人。

我不是很确切地知道我缺乏哪种特质导致了这种情况,但我现在仍然痛苦地记得1994年在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的惨痛经历——驱车一小时才走了两英里。我在1974年曾花两小时努力逃离一座没有任何路标的法国城镇。

因此,当我在1996年试用刚刚问世的一套卫星导航系统的时候,之前或之后的其他技术进步都没有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了。这套导航系统由飞利浦(Philips)安装在一辆路虎揽胜(Range Rover)上,包括车轮传感器在内价格达1.2万英镑,如果车轮磕上马路牙子,那就得重新校正。

但卫星不起作用的室内导航是另一个问题。对一些连去卫生间也迷路的人来说,这将是一个梦想。我在今年3月的一篇专栏里求人发明一种定位我妻子(或者任何指定产品)在Sainsbury’s超市的位置的方法,这不是开玩笑。

大型科技公司一直在进行一些有趣的室内定位试验,并取得了成功。但我很高兴地告诉你们,现在英国的一家小公司Pointr似乎真的掌握了室内定位技术。Pointr是典型的肖尔迪奇区(Shoreditch)的初创公司,在会议室中有豆袋坐垫。

Pointr没有公布其室内导航系统,该系统可以精确到米的距离,目前在伦敦一家大型百货商店(我现在还不能说是哪一家)、一家英国大型超市(同上)、一座伦敦大型火车站和全球4个大机场试验。

有一天,我在那些该死的豆袋坐垫上参与了曲折而有趣的简介会(亲爱的科技初创企业,请回到椅子上),然后去看了Pointr的现场安装展示。这套系统绝对管用。对我来说,它就像是20年前的一幕再现,那种原型导航系统亮相的时刻。

Pointr是在伦敦金丝雀码头第一加拿大广场(One Canada Square)的第39层进行展示的。第一加拿大广场是一座高大宽阔的中心大楼,每层都有3万平方英尺的很容易让人迷路的空间。

这个名为“Space 39”的楼层有250家金融科技初创企业,还有一些公共区域。使用Pointr导航系统,即便是我也多少能够稳妥地找到男厕这么隐秘的地方。

回到肖尔迪奇区,Pointr的阿克塞尔•考陶隆(Axel Katalan)告诉我,室内定位人和东西的业务有多广阔。

“机场乘客可以知道自己在哪里,大门在哪儿,以及去那儿需要多长时间。再想想图书馆、医院、仓库、工厂、零售店,甚至是赌场。任何大到容易迷路的地方都有用。那些视力受损的人通过语音提示也可以用。”

Pointr的部分商业理由是,当在车站和机场的人们确信他们能够到达需要去的地方的时候,他们将感到放松,并顺便寻找购物的机会——他们也会更容易找到那些零售店。

此类场所的运营方也不得不权衡考虑,因为该技术可以提供人群(至少是那些携带蓝牙手机的人)聚集的详细“热图”。这些图显然是让人求之不得的“圣杯”数据——目前流量绘图由携带手动点击器的人员完成。

Pointr的技术基于蓝牙信标,这是一种硬币大小、由电池供电的磁盘,有意思的是它们大多由波兰的公司制造。蓝牙信标一度被吹嘘为营销的未来,但人们却不希望成为营销目标:导航可能是它们的新生。那家伦敦百货商店花了一周时间在晚上秘密安装了450个信标。

但超市不是希望你迷路,以便购买更多东西吗?考陶隆表示,答案是肯定的,但宝贵的客流数据对他们来说更为重要。迄今只有伊斯坦布尔的Grand Bazaar告诉Pointr,它们希望顾客在超市中迷路。伊斯坦布尔是这家25人初创企业的3个海外办公室所在地之一,另两个地方是慕尼黑和迪拜。

那么室内导航仪就是防止人迷路的吗?考陶隆认为,当前室内导航技术正处于WiFi在十年前所处的阶段: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感到陌生,但正朝着成为主流技术的方向发展。

我觉得,10年以后,那些在大型公共场所迷路的人将会和现在没有GPS并停下车问路的人(通常就是我)一样落伍得招人烦。

译者/邹策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