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商业的未来

银行业再次变得炫酷?

阿格纽:尽管投行文化出名地残酷,前一阵子有消息称,高盛吸引了25万份来自在校生和毕业生的夏季工作申请。

银行业是否曾经很酷?我问一位50多岁的投资银行家。他眼神呆滞地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如日中天的年代。那时交易火爆,金融界充斥着1987年电影《华尔街》(Wall Street)的箴言“贪婪是个好东西”,还说如果你是一位投资银行家,你“想有多少约会就有多少”。

那些辉煌的日子持续到本世纪初,当时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本经理突然成了华尔街的酷哥。接着金融危机爆发了。银行家因其在此次危机中的作用而备受批评,这些批评以前通常是留给房地产中介、停车场服务员以及索马里海盗的。

然而,如今8年过去了,似乎一些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银行业是否正再次变得炫酷起来?

前一阵子有消息称,曾被形容为“戴着人性面具的吸血乌贼”的高盛(Goldman Sachs)吸引了超过25万份来自在校生和毕业生的夏季工作申请。摩根大通(JPMorgan)和花旗(Citigroup)的情况也类似,摩根大通表示,其投行部门仅录取2%的申请毕业生,花旗全球投行部门未来分析师和研究员的录取比例为2.7%。

投行文化出了名的残酷。分析师通常每天要工作到半夜。交易不可预测,任务最后期限很短,客户要求苛刻。在银行界,有一个知名的段子叫“神奇旋转木马”(magic roundabout)——清晨,一位毕业生离开他或她的办公桌,打辆出租车回家,出租车司机在门外等这位年轻的新人冲个澡换件衬衫再把他或她送回办公室。

一位年轻的银行家回忆,曾在一个周五的晚上在机场准备飞往马德里与一些朋友度周末。在他排队登机时,电话响了。是老板打来的,要他回到办公室准备交易事宜。

但过去几年,银行一直努力摆脱这种形象,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必要。Facebook和谷歌(Google)等科技公司以及一些在金融科技等新领域开展业务的公司,已成为人才争夺战中银行面临的最大威胁。它们吸引了最优秀的毕业生,他们梦想成为下一个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或被在科技行业工作所能享受的标配(连帽外套、披萨、乒乓球)吸引。

银行已展开反击。它们没有Soho Farmhouse那种免费酒吧和休闲场所,但它们在改善千禧一代所渴望的“工作生活平衡”方面迈出了第一步。瑞信(Credit Suisse)刚刚为其欧洲银行员工推出“受保护的周五夜晚”计划,从周五晚上7点到周六中午他们应不在办公室。与此同时,该银行的瑞士竞争对手瑞银(UBS)正告诉其投行部门的6000名员工“休息两小时”:员工每周可至少用两小时处理“个人事务”,只要所在团队的同事同意替他们班。

这简直棒极了。但对于监管机构而言,枯燥就是美。金融危机以来,银行因操纵关键基准被罚款数十亿美元,奖金被限制,薪酬因不当销售做法被下调。全球监管机构一直试图让银行变得更具韧性,要求银行采取更负责任的行为,并阻止银行承担过多的风险。这对于招聘都有影响。

物色新人才的银行高管只需看看即将上映的《荒唐阿姨大电影》(Absolutely Fabulous: The Movie),以及里面反复无常的中年公关经纪人埃迪纳(Edina)的刻板女儿萨菲(Saffy)就可以了。萨菲被她妈妈嘲笑是理性的代言人。她应该是银行业下一轮毕业生招聘的典范。保守是最新的炫酷潮流。

译者/梁艳裳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