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中国对美国孤立主义的爱与恨

丁学良:特朗普外交政策倡议是北京乐见其成的大好事。其倡议若成现实,中国可能成为头号区域性国际警察。

随着特朗普越来越以美国“可能的下一届总统”准官方身份就外交政策大声开火发炮,不计其数的美国严肃媒体评论家、国际关系研究人员和资深的主流政界人士均摆出严重担心的理由,因为特朗普这位从未当任过美国公职的特级炒作大师正在提出一连串“大翻盘”档次的外交政策设想。假若这些设想中的任何一项成为不久之后真上了台的“特朗普行政当局”的外交作为,都会把小小的地球折腾至大大的不安。

特朗普的“反动倡议”

令特朗普实在忍无可忍的,是过去许多届的美国两党总统都一脉相承的外交政策之基线——大把花费美国纳税人的钱,为别的国家和遥远区域的安全当国际警察,而这些国家的政府和区域安全组织却把美国当冤大头,搭便车一路顺风。对这样吃力不讨好的长期外交格局必须连锅端起,翻转重来。特朗普连串的竞选演讲高举着“America First”(美国国内优先)的诱人大旗,一一罗列他要翻转重来外交政策的国别和地名,诸如:欧洲国家在国防上能省就省,省下来的钱用在社会福利上,所以美国要大大缩减对欧洲的军力支持和财力投入,让欧洲人掏腰包去维护自己的安全,把他们的北约军队提升成真能自卫打仗的劲旅。

更加火爆的特朗普外交政策倡议是:但凡有亚洲国家跟周边国家发生纠纷的,别指望美国老是呆在亚洲为它们提供安全保护伞。驻在韩国和日本的美军应该撤走,免得朝鲜天天直接威胁美国大兵的生命。韩国和日本这两个发达国家害怕朝鲜的导弹原子弹,最佳的应对方法是它们自己变成核武器拥有国,以核对核,遏制朝鲜的威胁。总之一句话,特朗普主张美国从世界各地撤军,除非有关国家同意为美军驻在该国的基地负担更多的费用(参阅“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或影响东亚核武格局”,《美国之音》2016年5月10日综合报道)。

笔者把特朗普的这些言论称为“反动倡议”,并不是以中国的官方意识形态标准、而是以美国政治传统的标准来划分的。凡是读过美国历史和国际关系教科书的人都知道,特朗普眼下所大声倡议的,正是要回到19世纪美国对外事务的基本立场,那就是孤立主义(American Isolationism),拒不介入欧洲大国之间的武装冲突,守好自己的美洲家园过安稳日子——美国本土拜上帝之福,远离麻烦之地,干嘛为他人操心操刀!(K.J. Holsti,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 Framework for Analysis, Prentice Hall, 1995, Chapter 4.)美国变得越来越介入遥远区域的武装冲突,先是起因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最后当上了国际警察,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进入21世纪十多年后,特朗普还强烈呼吁要回到19世纪状态的美国孤立主义,那不是反时代潮流而动即“反动”又是什么?

美国孤立主义:几家忧愁 VS.几家庆幸

对于特朗普高调的孤立主义倡议,最忧愁的当然是过去几十年里受美国保护的国家和地区,欧洲人的忧心忡忡本文暂不赘言,读者可阅读German Marshall Fund的周报月报(GMF’s World Wire)。在亚洲,最忧愁的莫过于日本、韩国及东南亚多国政府。曾任日本防务大臣的议员小野寺和多位日本政要针对特朗普的倡议,立刻发话:中国在南中国海日益增强的军事影响以及朝鲜的弹道导弹和核试验,都影响东亚军事力量的格局和地区稳定。如果东亚不稳定,从而导致经济动荡,美国和全球也会受到影响,因此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对维持亚太稳定是非常重要的(“日本议员对特朗普的美日同盟言论表示担忧”,《美国之音》2016年5月3日报道)。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