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吴建民

后吴建民时代两岸在法国的外交较量

陈振铎:大陆在法外交要赶上与台湾的差距,用吴建民说的讲人性、交朋友、互相尊重的方式,入乡随俗,远远比强势有价值。

6月18日,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因车祸在武汉不幸去世。对我来说,这消息与我今年5月在巴黎街头听到希拉克病危的新闻同样震撼与沉重。我是从吴建民和希拉克时代开始走进法国文化的;多年来,他们对我的学业和事业发展具有重要的符号和现实意义。

吴建民于1998-2003年担任驻法大使。他在任内做出巨大努力,帮助1989年以后降至冰点的中法关系恢复正常,并以他个人魅力重塑、升温两国关系。他以友善和客观态度积极参与法国国内涉华的各种公共讨论,赢得了尊重和掌声。

国内舆论津津乐道的是吴建民首创了两国领导人以朋友身份互访家乡的外交活动,这和当时两国领导人的个人风格有很大关系。但不可否认的是,吴建民与孔泉两任大使推动了当代中法关系攀上巅峰。这是一个黄金时代:一个自信、优雅、讲交情和朋友关系的中国,风度翩翩地站在西欧“老牌帝国”面前,用一种轻松自然、互相尊重、讲人性的方式维护中国利益、做外交、处关系。

当前的中法关系整体上仍在沿着上述轨迹发展,各层面交流更活跃、更紧密;但在我的主观感受中,两国关系正在变得微妙。法国经济深陷危机,政府自然看重对华经贸投资纽带;但其社会和民众对中国近年的内政走向、以及中国对外展现的一些“强势”姿态感到颇多疑虑。中国对法国的舆论似乎也急剧变化,原来的诗意的、浪漫的、自由随性的的法兰西,似乎正在变成恐怖分子肆虐、经济深陷泥潭、民众懒惰以罢工为乐的国家,还时不时对中国表现得傲慢无礼。

上述观感的变化,不由得让我做出这样的联想:若两国间外交工作积极、阳光,重人性、讲文化,两国民众互相的印象是否也会趋于积极平和?反之是否也成立?以我对中法关系的变化及台湾地区近年在法国地位提升的观察,上述想法似乎显得越来越有道理。

台湾和法国没有正式外交关系,其在法的外交活动都以“民间”身份进行,但这似乎并未影响它在法国的影响力。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在后吴建民时代中法关系出现微妙变化时,台湾与法国这种民间的、非正式的关系却展现了更大的灵活性,台湾方面在文化、人文交流方面持之以恒,产生了春风化雨的效果。

我从去年开始关注台湾在法的学术和文化外交活动。下文中,我选取现任台湾地区“行政院”发言人童振源履职前在巴黎政治学院的闭门讲座餐叙、台湾驻外官员参与法国人文社科界的课程讨论、台湾学者在法讲课以及台湾籍学生的参与等在地观察作为讨论依据。

我不是外交或两岸关系领域的专业研究人士,避免不了主观与经验论的局限,但通过深度参与和细致观察上述活动,我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发现:这些表面上是各界自发的活动,显示出一种秩序和天然的组织性(institution)。不管这种组织性是否出自幕后的有意安排,台湾地区在法团体合力营造了一种“被大国强权打压”的悲情气氛,并以“组合拳”在各种场合赢得了法国社会同情。而台湾官员在上述文化、学术活动中更是大力展现类似于吴建民的亲民风格,赢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有意思的是,“民间外交”恰恰也是吴建民大使近年来在国内身体力行、不倦倡导的理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