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吴建民

后吴建民时代两岸在法国的外交较量

陈振铎:大陆在法外交要赶上与台湾的差距,用吴建民说的讲人性、交朋友、互相尊重的方式,入乡随俗,远远比强势有价值。

以现任蔡英文政府行政院发言人的台湾政治学者童振源为例:2015年初,他还没有台湾公职身份,以法国政治学界认可的学者身份,在巴黎政治学院公开的学术演讲和非公开的会晤中,就完成了外交通气。法国亲台政治学者立场谨慎,但因在学术框架内讨论政治问题,显然不介意童为稳操大选胜算的蔡英文阐述两岸关系治理观念,那已经有别于马英九政府对“九二共识”的立场。

第二天早晨,我与童振源茶叙,努力避开政治争议,从地方城市治理和国际互动空间论两岸,但发现最后所有问题又自然回到最基本的问题。分别时,我说了句:“期望听到您的好消息。”(那时普遍预期他将出任陆委会主委)童微笑说:“希望是两岸的好消息。”“也欢迎你来杭州走走,杭州蛮受台湾人欢迎。”“以前我去得很多呀!可惜现在过不去了。”握手告别。

法国社会科学高研院台湾研究专家Samia Ferhat拍摄的纪录片《左岸右岸》内部点映时,台湾驻法代表张铭忠在场。在小小的教室中,他与五六十名各种身份的观众进行了非常自由的讨论。张离开前,我与他交换意见。他言谈举止中完全没有官员的架子:“有这么一个第三方的、非常学术的环境讨论这么敏感沉重的话题,很有意义。”

高研院汉学家、经济学者裴天士(Thierry Pairault)开了一门课叫《中国在非洲的存在》,请了各类学者、官员一起来参加讨论。在讲到布基纳法索专题时,把之前请童振源来法的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请来一起讨论,布基纳法索和台湾地区分别派了副大使级的外交官参与。

在这些场合,自然少不了台湾学生。一般都是台湾“80后”、“90后”这代,没有历史负担,加上自由开放多年,可以轻松熟练玩转台湾政治话语和西方学术框架。他们和大陆学生正面交锋场合不多,但在有台湾学者出现的场合,经常会出现几张熟悉面孔。

中研院社会学所吴介民近期在巴黎访学。我对吴以前的印象是不涉入政治,做的是纯社会学研究。这次的他带来的一个题目是《大陆在台统战的商业化》,用学术的方法来讲政治。和一般的学生一样,背后的政治立场和学术动机并没多大区别:为政治树立合法性。“老”是老在能在一堆的新闻材料中巧妙地弱化新闻本来的立场,把材料变成加强他的观点,有时候又暗度陈仓,在不那么令人注意的线索中巧妙地利用中英不同的语词诠释,扭转新闻中本来的事实。

台湾社群在法国与大陆这些非正式较量中呈现的组织性,是通过学者、官员、旅欧学生、侨民以及法国本土亲台或愿意利用台湾保持对大陆平衡的精英,通力合作形成的。基本调子除了最常见的把本该用中华民国的地方用有独立意涵的“台湾”替代、抓住国民党的辫子死追猛打外,“公民社会抗争中国霸权”、“转型正义”等理论框架,也通过各种活动引起法国社会共鸣。

这种灵活程度高、表面上政治味道并不浓的活动,确确实实在改变欧洲精英、年轻人以及普通民众对台湾与大陆的观感,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按照台湾预设的方向修正西方看待台湾独立运动出现前的中国台湾的历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