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大宗商品

大宗商品低迷殃及中国“小非洲”

随着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导致非洲经济陷入萧条,长期在广州从事中非贸易的非洲商人如今生意很难做。

尼日利亚贸易商布赖恩•丘克斯(Brien Chuks)正忙着照料他的3个月大的孩子,这些天他在广州的牛仔裤批发商店很少有客户来。

丘克斯表示:“去年我发了12个集装箱牛仔裤回西非卖,但今年我连一个集装箱都没有装满。”与其他许多做非洲生意的出口商一样,他也在这座中国第三大城市的迦南市场经商。“尼日利亚经济依赖石油,因此随着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生意非常难做。”

这些从事中非贸易的商人长期以来在广州兴旺发展,但现在却陷入了困境,原因是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使得非洲大陆经济萧条,而从根本上说源头在中国,这显示出全球经济是一体循环的。

当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推升石油和金属价格的时候,非洲资源丰富的地区蓬勃发展,从广州购买了更多的消费品。现在则情况相反。

广州坐落于中国制造业的腹地,一直是中非贸易的中心。

当地政府表示,至少有1.6万名非洲人生活在这座快速扩张的城市,还有更多的非洲人临时来到这里,或者非法居留。他们在这里购买廉价的服装、鞋子和电器产品,然后回国销售。迦南市场的摊位大多销售专为非洲设计的服饰,从五颜六色的衣服和嘻哈风格的时装,到对大多数中国顾客来说尺码过大的裤子和内衣。

非洲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的贸易受到的冲击尤其严重,因为该国政府实施外汇管制以抵御油价下跌的影响。上月,它允许尼日利亚奈拉自由浮动,导致奈拉大幅贬值。

在今年第一季度,尼日利亚的进口(四分之一来自中国)同比下滑16%。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驻伦敦的非洲经济学家拉齐亚汗(Razia Khan)表示,尼日利亚经济增长放缓影响了消费,与此同时,外汇管制让丘克斯这样的小贸易商的日子变得艰难起来。丘克斯已在中国生活了16年,与许多同行一样,他也娶了一位中国女人。

尼日利亚政府起初拒绝让奈拉官方汇率贬值,并对人们在银行兑换美元加以限制,许多人不得不在黑市以75%的溢价购买美元。

这让许多习惯于从遍布广州的大型批发市场采购的尼日利亚小企业无法实现盈利。

广州的许多中国批发商与非洲人一起陷入了困境。

在迦南市场销售假冒的曼联和巴塞罗那球衣的郑少天(音译)估计,与去年相比销量减少了一半。

他说:“我正在艰难维持生计。”

迦南市场的租金非常贵,靠里面的摊位一个月要1万元人民币(合1500美元),一个临街门面的租金则高达1.5万元人民币。在迦南市场里,人们用蹩脚英语大声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绝于耳。

郑少天正在千方百计努力扩大销售,他学习法语,以便更好地与来自讲法语的非洲地区的客户交流,另外还针对中国消费者打造更高品质的自主运动服装品牌。

迦南市场的另一位服装批发商于夏梅(音译)表示,尽管她对市场低迷感到担忧,但仍很享受与非洲客户的贸易。她认为,这些非洲客户“可以从中国人身上学习谈判技巧”。

许多非洲人在广州火车站附近的杂乱街道上生活和工作,有时免不了与中国居民关系紧张,警方经常对逾期居留者进行打击。

但丘克斯在中国有正式的居留权,他说,尽管存在一些种族问题而且最近生意滑坡,但与尼日利亚相比,这里的生活还是不错的。

他说:“我来自(尼日利亚东南部的)依莫州,当我住在拉各斯(尼日利亚旧都和最大城市)的时候,人们对我就像我是一个外来者似的。但在中国,情况没有那么糟。这里的交通也非常好,不像在拉各斯,那里甚至都没有地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译者/邹策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