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伊拉克战争

FT社评:一份对布莱尔“盖棺定论”的报告

奇尔科特报告是对伊战爆发前及战后英国制定政策过程的一次全面而鲜明的诘责,非常确凿地表明布莱尔及其领导的政府存在过错。

约翰•奇尔科特爵士(Sir John Chilcot)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报告是对导致英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事件进行的第五次官方调查。此前历次调查都很快被认为不过是粉饰,而未能揭示出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为什么要做出推翻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重大决定。

历时七年、查阅15万份公文并耗资约1000万英镑,奇尔科特爵士交出了一份截然不同的报告。他的报告是对伊战爆发前及战后英国制定政策过程的一次全面而鲜明的诘责。

报告会令一些人失望,他们原本希望奇尔科特爵士会对布莱尔在伊战中扮演的角色给予明确而坚决的谴责。长期以来,这位前首相受到的主要指控是,在有关萨达姆对英国及西方构成的直接威胁方面,他故意欺骗了英国民众和议会。

奇尔科特爵士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实对于布莱尔撒谎的指控。他也没有对介入伊战的合法性进行评价。然而,在其他大多数方面,奇尔科特爵士的结论非常确凿地表明布莱尔、其领导下的政府以及相关政务和军事顾问存在过错。

在没有完全排除所有和平选项都不可行的情况下做出介入伊拉克战争的决定是站不住脚的。布莱尔口中言之凿凿的理由——担忧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未获得证实。英国政府没有仔细考虑入侵伊拉克以及随后占领该国的后果——造成伊拉克民众惊人的伤亡。

最重要的是,奇尔科特爵士接近于阐明,在得到法定及议会授权之前,布莱尔早已决定要支持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伊战爆发前八个月的时候,布莱尔在写给小布什的信中轻率地表示:“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布莱尔或许谨慎地遵循了这一声明,但这几个字将成为他的“墓志铭”。

入侵伊拉克已过去多年,大多数参与其中的主要人物都已退休,很多人可能都想知道这场堪比苏伊士运河战争的外交政策灾难可以为英国留下什么值得吸取的教训。现实情况是,英国议会和政府已经改正了一些较显眼的错误。改革部分扫除了布莱尔时期“沙发政治”(一种过于随便地制定政策的令人遗憾的倾向)的随意性。

曾经太过倾向不计后果地进行对外干预的英国政府,如今可能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出了太远。2013年叙利亚阿萨德(Assad)政权使用化学武器后,英国未能对该政权采取有效军事行动,这确立了其当前比伊战时期更加防御性的姿态——至少在美国和法国看来。

那些因13年前的决策而被剥夺的生命永远无法复生。萨达姆倒台留下的烂摊子让数十万伊拉克民众失去了生命。政权崩溃催生的恐怖主义威胁和宗派主义继续蹂躏着这个国家。

在英国,179名英国官兵在伊战中丧生,而这样的战争让他们的家人很难理解他们牺牲的意义。

因此,奇尔科特爵士编写了这份报告——人们无法指责该报告有所保留——是正确之举。英国政府的治理方式有太多可叹之处,但奇尔科特报告的出炉至少证明英国政府已决心不让这一严重疏失不明不白地过去。

译者/隆祥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