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英国退欧公投

退欧后的英国会拥抱世界吗?

桑希尔:英国退欧,既反映出人们希望英国向不受控制的移民关闭大门,又体现出英国对拥抱更广阔世界的渴望。

在英国投票决定离开欧盟的第二天,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前往位于加州的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向在那里参加全球企业家峰会(GES)的170个国家的科技企业家发表了演讲。

这位美国总统把在场听众形容为使社会凝聚起来的“粘合剂”,称他们体现了这个互联互通的世界中“所有的乐观、希望和机会”。奥巴马称,“你们将帮助全球一体化进程以造福所有人、而不仅仅是部分人的方式推进。”

这种对于全球化的美好愿景表明,我们的未来是外向型、包容且互联互通的。但是,正如奥巴马所承认的那样,显然并非所有人都认同这一愿景。全球化也激起了人们对身份认同、民族性和经济安全受到侵蚀的担忧——在英国公投运动期间,这一担忧变得极其明显。

英国选民抛弃了跟随自己43年的欧盟成员国身份,这被广泛视为代表了英国对脱离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世界和“夺回控制权”的渴望。

在不久前的伦敦之行中,印度科技企业家南丹•尼勒卡尼 (Nandan Nilekani)把英国退欧解释为世界历史中一次意义深远的事件,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新现实(尼勒卡尼曾发明了“世界是平的”的说法来形容全球化的未来)。他称,“英国退欧象征了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情况。全球化正在倒退。”

至少,以公投运动中的言论来判断,眼下的形势没那么严峻。事实上,退欧阵营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联盟,同时包含着部分保守党右翼人士的自由国际主义和英国独立党(UKIP)大部分人的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它既反映出人们希望英国向不受控制的移民关闭大门的诉求,又体现了英国将眼界扩大到欧洲以外的渴望。支持退欧的《旁观者》(The Spectator)杂志放了一张从欧洲盒子里飞出来的英国蝴蝶的图片作封面,配文是“离开欧洲、拥抱世界”。

一些为退欧拉票的人士曾抨击欧盟是社会主义官僚机构,扼杀了英国的资本主义开拓精神。

但是,其他人曾指责欧盟是全球化的特洛伊木马,为资本、商品和人员的自由流动大开方便之门。从他们的表述来看,解决问题的方法要么是效仿开放度更高的新加坡、成为北海上的自由贸易港,要么是退回到上世纪50年代那个一切似乎都更可预测的世界。这两种政治冲动或许支撑了此次公投,但是长期来看两者必然是无法共存的。与英国忙乱处理的与欧洲的具体关系相比,哪种心态将在退欧后主宰英国可以说要重要得多。

受到这种困境影响最大的两个领域,是英国的高科技产业和科学界。他们曾声势浩大地支持留欧,对公投结果也极为沮丧。这两个领域都以思想和人员的自由流动为活力的源泉。如今,他们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因为英国可能自我封闭。

曾获诺贝尔奖(Nobel Prize)的科学家保罗•纳斯爵士(Sir Paul Nurse),把英国退欧的决定称为现今人们记忆中对英国科学研究的最大威胁。英国研究型大学严重依赖欧盟资助,英国44%的国际研究是与欧洲合作开展的。部分企业家则担心,在欧盟公民试图在其他地方寻找更友好的安家之处之际,人才会流向柏林或斯德哥尔摩等欧洲技术中心。

对于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投票退欧似乎是一种全国性的愚蠢之举。这种行为只会导致大规模的人员搬离,因为英国政府连比如今所享有的更差的协议都很难谈定。

不过,他们也承认,在更加全球化的后欧盟世界,他们很可能比大多数人更容易大展宏图。与此同时,英国政府一直在努力让他们放心,表示会维护他们的利益。不久前,英国大学与科学国务大臣乔•约翰逊(Jo Johnson)曾在维康信托(Wellcome Trust)向科学家表示:“我们不会阻止优秀的科学家来英国的大学里工作。”

英国会在今后几年偏向何方,也许会极大地预示着全球化未来的走向。英国的科学家和高科技创业者,将最先感受到风向的任何变化。我们应该密切关注他们的去向。承办属于他们的全球企业家峰会也许是个好的开端。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