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南中国海

中国寻求化解南海裁决影响

分析人士表示,若菲律宾愿意以正确方式使用南海仲裁结果,而中国也愿遵守游戏规则,或有可能得到积极结果。

北京方面近日在幕后活动,力求化解海牙仲裁庭周二作出的不承认中国在南中国海主权主张的设定先例的裁决,提出如果菲律宾愿意“搁置”这一裁决,中国将向其提供经济实惠。

这一战略(利用经济实力威胁甚至收买,以使邻国在国际承认的领土主张上给予配合)对于中国是久经验证的。它突显了华盛顿方面在说服地区各国对北京展示统一立场的难度。

分析人士表示,菲律宾面临与中国达成幕后协议的诱惑,可能削弱美国的努力,即借助仲裁庭的裁决动员国际舆论对北京方面施压,要求中国从对85%南中国海(“九段线”)的声索中后退。

据马尼拉德拉萨大学(De La Salle University)的政治分析人士理查德•海达里恩(Richard Heydarian)分析,菲律宾新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 “肯定会想方设法利用仲裁……从中国寻求种种让步”。

“但可以肯定,美国和其他主要盟国将对杜特地政府施加最大压力,要求其发布一份强有力的声明,要求服从裁决,”他补充说。与此同时,他表示,中国正在尽一切可能说服杜特地政府不要利用这起仲裁案让北京难堪。

悉尼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主任尤安•格雷厄姆(Euan Graham)表示,“如果菲律宾决定不追究此案,而是把它当作一种‘后袋筹码’,重启与中国的双边谈判,那将削弱美国和其它国家在国际舞台上付出的努力。”

“美国对海洋法的立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项判决对中国施压,”他补充说。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China Center for Collaborative Studies of the South China Sea)主任朱峰表示,北京方面在海洋主权声索方面与邻国做交易的努力,是一项长期政策,它甚至有一个名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他指出了一些外交成功,如2000年与越南就北部湾海事主权主张达成妥协,2005年与越南和菲律宾签署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

“如果(菲律宾和中国)采取务实态度,这当然是中国希望看到的情况,只要仲裁结果被搁置,”朱峰表示。“这可能不是符合美国利益,但它肯定是一个理性的妥协。”

上周,官方的《中国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表示,“如果菲律宾新一届政府能够搁置仲裁结果,”中方愿就共同开发资源、科研合作等方面开启谈判。

据中国外交部宣布,中国驻菲律宾大使上周四拜访了杜特地。

中国媒体提出了多个潜在合作领域:共同开发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划定共同渔区,以及合作研究如何恢复地区的珊瑚礁。

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杜特地,他是一个民粹主义者,借助振兴菲律宾经济的承诺当选,可能需要中国的投资来兑现竞选承诺。菲律宾前总统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被中国视为鹰派,但杜特地曾发表态度和缓的声明,似乎愿意谈判。

“阿基诺下台后,菲律宾对南中国海仲裁的态度出现了鲜明变化,”朱峰表示。

据马尼拉德拉萨大学的海达里恩分析,新政府有意修补长期紧张的对华外交和投资关系。“杜特地在寻求一种'软着陆',”他说。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