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南中国海

对南海仲裁裁决效力问题的再回应

古举伦:刘海洋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5章的解读,与公约条文背道而驰,使强制仲裁体系转化成了自愿仲裁体系。

如果仲裁庭“越权”,国际法委员会的《仲裁程序示范规则》第35条允许缔约国挑战仲裁裁决的有效性,刘教授对此条款进行了错误援引。实际上,该条款削弱了刘教授的观点。第35条用于在国际法院诉讼程序中寻求宣告仲裁裁决无效。根据刘教授援引的《示范规则》,如果缔约国认为仲裁庭“越权”,缔约国需在国际法院提出诉求。中国可以在国际法院就仲裁庭管辖权问题进行辩驳,但是《示范规则》绝不支持中国自行决定仲裁庭“越权”。如果那样的话,《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即转变为自愿性的争端解决机制。这显然不是起草者的意图。

刘教授忽略掉的是,在同一《示范规则》的第9条规定:“仲裁法庭作为其自己的职权的判断者,有权解释该职权所依据的仲裁协定和其他文件。”第9条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88条第4款原则的经典表述:仲裁庭有权决定其管辖权,包括解释条约条款(如第298条的范围,该条款正是仲裁庭职权依据所在)。

总而言之,刘教授对第288条第4款的分析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文、司法先例或学术评论方面都是没有依据的。刘教授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5章的解读,与公约条文背道而驰,使强制仲裁体系转化成了自愿仲裁体系,把中国视为中国自身法律责任和义务的终极裁判,刘教授的这种观点严重背离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争端解决体系的宗旨。事实上,刘教授的观点正表明了,为什么中国拒绝遵守仲裁裁决是对整个《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建立的国际法律体系的严重打击。

(注:本文原文为英文,由陈伟涛翻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