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商业的未来

太空经济谁来管理?

地球经济管理似乎有点糟。我们能否在太空领域表现得更出色?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就这个问题向经济学家们请教。

我们似乎把地球经济管理搞得有点糟。我们能否在太空领域表现得更出色?这个终极前沿曾经是超级大国军工企业专有的领地,冷战在我们头顶上方展开。但近年太空已迅速全球化和民主化,向其他国家和私营企业开放。

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最新数据,2013年,大约40个国家在太空活动方面的支出总计640亿美元,排在前面的是美国、中国、俄罗斯和印度。新一代太空企业家也已崛起,包括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他们承诺改变太空旅行的经济性。50多家卫星电信运营商供应着这个变化越来越快的市场。

其中最大运营商之一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首席执行官鲁珀特•皮尔斯(Rupert Pearce)表示,卫星行业正在经历变革。“我们看到创新速度正发生难以置信的巨变,”他表示,“我们生活在一个普遍连接的世界里。”

在数据革命的推动下,对卫星通信的需求快速上升。未来5年,随着“物联网”成为现实,预计联网设备数量将从50亿部升至200亿部。自动驾驶汽车可能会带来地理定位服务需求飙升。随着卫星变得更小、更廉价且更精密,该行业的供应面也在快速演变。

一家利用这种机遇的公司是美国初创企业Planet,该公司正将大量小型卫星送上太空,这些卫星的摄像头可提供近乎连续不断的地球图片,帮助环保主义者监测毁林情况,或者帮助基金经理跟踪农作物产量。Planet联合创始人罗比•申格勒(Robbie Schingler)表示:“全球传感革命已达到我们可以获取实时图像数据的程度。”

这些“下游”活动(多数由私营行业管理)的蓬勃发展基本上是自由发展的。但“上游”活动更为复杂,多数仍是国家和国际机构的专有领地。谁应监管和管理这些地球以外的资源?我们将如何为国际空间站(开发成本为1000亿美元左右)等基础设施融资?谁有权从小行星采矿获利,或对其征税?

为了刺激新的想法,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向经济学家发问,以考察近地轨道(即所谓“商业太空”)的经济发展问题。这些经济学家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Eric Maskin)和马里亚纳•马祖卡托(Mariana Mazzucato)。他们的看法于本月发表。

关键问题是公共部门如何与私营部门实现最佳互动。2011年,NASA设立了太空科学发展中心(Center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in Space),鼓励公立机构和商业企业把国际空间站作为创新平台。经济学家们对此提出了几个不错的想法:创建全面的数据库记录太空研究;更智慧的保险可能有助于吸引资金薄弱的初创企业;激励生物科技公司利用微重力环境。

然而,从提供给NASA的多数建议看,太空经济好像最终会变得与地球经济大致相同,资金紧张的公共部门受制于私营部门。人们的担心是,基础设施成本将社会化,而利润将私有化。

那将是令人遗憾的。鉴于NASA的非凡成就历史,这个公共部门机构应该被允许大胆梦想并获得研究经费。毕竟,尝试大胆得多的经济设计将是符合太空探索的精神的。

译者/梁艳裳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