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投资英国

伦敦金融城的三种命运

金融服务业是英国第一大支柱产业,伦敦金融城的地位因此不容低估。但英国脱欧谈判的种种不确定性,却让其前途变数丛生。

特里萨•梅(Theresa May)曾在伦敦金融城(the City of London)工作过二十年——最初为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的基层职员,之后在现已解散的支付清算服务协会(Association for Payment Services)担任中层职位——她或许从未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面临目前的困难局面。

作为英国的新一任首相,梅肩负着令人生畏的艰巨使命:进行英国脱离欧盟的谈判,在此过程中保护英国的核心利益。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是伦敦金融城作为金融服务中心以及英国第一大产业的支柱的地位——金融服务业在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重高达10%。伦敦金融城可能面临三种不同的未来图景,而这取决于梅的脱欧谈判有多成功。

未来图景一:加强版的新加坡

英国脱欧或许能够打开机遇窗口,最大程度强化伦敦作为监管相对宽松的离岸金融中心的地位,发展人民币交易、私人银行或者金融科技等领域的业务,充分利用伦敦处在上海和纽约之间的时区优势。

如果伦敦失去了欧洲市场门户的地位,那么伦敦金融城或可尝试模仿新加坡等地区的模式——新加坡凭借柔性监管以及优惠的税收制度得以从亚洲强国吸引业务。虽然规模较小,这个一城之国仍被咨询机构Z/Yen评为全球主要金融中心之一,位列伦敦和纽约之后。

英国可以转型为某种加强版的新加坡,“如果离岸业务能够添补某些欧洲业务撤离英国所留下的空白的话,”一家大型银行负责政府事务的常务董事表示。

英国作为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的地位不断增强,今年4月还取代了新加坡,成为排在香港之后的第二大人民币清算中心。

瑞士银行家协会建议,瑞士、伦敦、香港和新加坡可以组成“F4”联盟,以汇聚创意和资源,协调联盟各方在全球金融监管以及欧盟市场准入方面的立场。

一旦脱离了欧盟,伦敦金融城或许可以停止执行自己最不喜欢的部分欧盟监管法规,例如对银行家奖金的限制。但批评者们指出,在放松监管的同时维持使英国能够继续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的“同等监管标准”将会颇为棘手。

科技公司DueDil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达米安•基梅尔曼(Damian Kimmelman)表示,英国脱欧为推动伦敦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巨大机遇,这个行业可以借此契机运用区块链等技术重新设计整个基础架构,以强化英国作为“世界金融科技中心”的地位。

未来图景二:产业急剧萎缩

伦敦金融城可能遭遇的最大打击是,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可能会失去在伦敦向其他欧盟市场提供服务以及募集资金所需的关键“通行证”。

巴黎、法兰克福、都柏林等城市都已经铺好了红毯,准备迎接从伦敦迁来的银行,距离更远的新加坡、纽约、迪拜等城市也可能参与角逐。

英国财政部今年的一项分析显示,脱欧公投最多可能导致英国金融行业损失28.5万个就业岗位。令人担忧的是,如果银行撤出伦敦,与银行合作的专业服务公司可能也会逐渐跟随银行离开。

这种状况可能会因外国直接投资的匮乏以及英国经济形势的艰难而加剧。

一位银行高管表示:“前景暗淡,我们将陷入衰退,这是毫无疑问的。五年后伦敦金融城或许会找到一条复兴之路,但将远远不如本来可以达到的水平。”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