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

我是怎么开始写作的

黄佟佟:你越是没有目的,只为兴趣,认真地做一件事情,越是有让你意想不到的回报。事情就是这么奇怪。

【编者按】FT中文网与壮志计划项目组联手推出专栏“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集结具备海内外多元背景的撰稿人,通过个人故事探讨教育的本质。教育不囿于校园,它浸入坊间、市井、田野、途中,和人际之间;教育重塑个体,创造自我探索的可能性,同时折射社会的精神风貌。

(上图为作者黄佟佟)

每一个少女都曾有个写作的梦想,这大概是每一个七零后人的经历。

我也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梦想,读大学的时候甚至还热心给当地报纸投过稿,写过一些很萌很呆傻的文章。但1999年到了广州进了一家热门的女性时尚杂志当编辑之后,我就发现,无论从见识还是文字上,我都无法从事这个行业。可以安慰自己的是至少可以做编辑,可以看到很好的文字。

我那时是一个很土很土的丫头,我的同事们似乎和我来自不同的星球,他们谈论王家卫听王菲讨论牌子,每晚在热门馆子聚餐。他们要不然穿名牌洋装,要不然穿袍子。我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他们以骂为爱的说话方式,每天小心翼翼地盘算着每个月的版面,努力争取不要被炒掉——我们的工资和版面直接挂勾,而版面不属于任何人,没有题就滚蛋。我感觉自己被丢进了鳄鱼潭,开始疯狂地找好作者,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个叫JOY的姑娘。

我大约是在投稿邮箱里发现了她,她写得很好,有一种莫名的味道。我觉得她是一个可以发展的好作者,于是就约她吃中饭,巧的是她上班的地点和我们单位只隔一条马路。2002年初夏一个晴朗的中午,我和她相逢在喷水池边,吃饭的时候她顺嘴告诉我有一个神秘的论坛叫“文学视界”,里面有好多大神级的写手。当天晚上我就找到了这个网站,这是一个看上去有点性冷淡的网站,淡淡蓝色,淡淡的几个栏目。“书香魅影”是聊书的,“流金岁月”是原创小说,“花花世界”是谈讨娱乐八卦的,但对于我,简直是如入宝山,看得眼花缭乱。

这里九成九都是姑娘,从说话行事就看得出个个都又聪明又佻达。她们遍布全球,各有工作,却长期蹲在这里玩耍。“流金岁月”里的原创小说,长期挂在前面的是阿耐、蒋胜男、蓝莲花、沧月、JAS、佘惠敏、晴川、匪我思、绿妖、园心、秋色连波、丛虫、青衣……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当人们把这里与晋江、起点相提并论,将定位为“高端言情网站”时,我才想起我当年初入时的惊讶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里女性写作的水准之高、气氛之纯静、智商之高,在当时的网络应该无见其右。它是有门槛的,也是拼实力的。你要写得多才能升级,也要真的写得好才能被加上小花,很像红楼梦里的才女们在花园比诗,毫无目的,但全力以赴,完全是一种智力上的炫技和自我取悦。

就是“后花园”把我从一个乏味的工作狂变成了一个写作者。有好几年我每天都要去“后花园”溜达一圈,开始是找选题找作者,后来成了习惯,而且为了论坛里的人瞧得起我,我也开始写。早年的那些与采访有关的小娱评都是在这里发的。到了2005年,我也开始写小说。

其实,我原来不大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在网上免费写小说给别人看。当自己开写了,我才明白在网上写小说那种极致的快乐。那真是一种纯粹的智力游戏。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你建立一切,君临天下。越是在现实生活里感到孤单和痛苦的人,越是能在文字里感到温暖和快乐。我的第一部小说就是在这里连载的,原因是那一段时间我活在绝望边缘,半年时间写了十几万字,一周写一段,两三千字,让我惊异不已的是,在那段难捱的日子里,写小说居然是我最快乐的时间——我终生感谢“后花园”的原因是它真的改变了我的人生,开启了我的写作之旅。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