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伦敦的未来:衰落还是转型?

利德比特:遭遇英国退欧的冲击,伦敦是否会就此沉沦?历史上遭遇类似冲击的城市,或许能为人们提供一些指引。

城市会败落,特别是当它们遭遇灾难性的环境变化而无力应对时。

约旦的佩特拉(Petra)曾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城市之一,原因是凭借纳巴泰人(Nabatean)修建水坝和沟渠的非凡技艺,这个城市能够最大化地利用稀缺的水资源。然而,随着商道改从巴尔米拉(Palmyra)等与之竞争的城市穿过,人员、商品、香料和黄金的流动绕开了佩特拉——这些是使佩特拉富裕的因素。佩特拉那些受古典文化启发在岩石上凿成的建筑,变成了一个失落文明的遗迹。

这样的命运或许也会降临到“对讲机”(Walkie-Talkie)和“奶酪刨”(Cheesegrater)的头上。这两座建于伦敦金融和地产行业鼎盛时期的大厦,有一天也可能会被视为一个失落世界的遗迹。不久前当伦敦还沉浸在自己的成功之中时,这样的想法可能显得像是无稽之谈。但是在今年6月23日,英国其他地区在公投中选择了退出欧盟(EU),这让伦敦的前景骤然变得糟糕起来。

伦敦和其领导者现在面临着5种可能的前景。从其他遭受过类似冲击的城市中随意抽取的模型预示了这5种前景,伦敦会走上哪条道路呢?

衰落

关于衰落的城市,现代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那些跟不上变化的单一工业城镇。美国俄亥俄州的扬斯敦(Youngstown)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上世纪70年代末,扬斯敦成为美国萎缩速度最快的城市,钢铁业分崩离析,人口从17万骤降至6.5万。以排外的园艺俱乐部为核心组成的市政领导层相互攻击,导致原本的经济冲击进一步恶化。毫不奇怪,扬斯敦吸引不到外来投资和新的人才。相比之下,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规模相当,但具有协作精神的外向型钢铁城镇阿伦敦(Allentown)则实现了复兴和繁荣。

不过,城市衰落最著名的例子是底特律。自1950年以来,这座城市失去了超过100万人口以及数十万个工作岗位。市中心大量房产依然空置,它们伫立在那里,静默地见证了这座城市的衰败,并让每一个从更繁荣的城市来到这里的旅客惊叹: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发生了这么多糟糕的事。杀死底特律的不仅仅是经济——日企在汽车制造业的崛起——还有市政府的腐败,以及白人和黑人中产阶级从市中心迁往郊区。周六早上在底特律市中心的东部市场(Eastern Market)走一走,颜色和气味都没有这里的喧闹让人印象深刻。因为底特律市中心荒芜的街道常常就像是静谧的小村庄一样。听起来不像是一座城市。

如果在伦敦工作的欧洲人才因为怕自身受到排挤或者因为经济前景黯淡而逃离,那么伦敦就会陷入困境。过去10年成为科技企业聚集地、由仓库改造的房子如今价格高企的肖尔迪奇区(Shoreditch)再过一个十年可能重新变得“贫穷但性感”。

乍看之下,伦敦发生人才逃离的可能性不大。德勤(Deloitte)年初发布了一项分析结果:伦敦拥有170万高技能人才。得益于科技业的发展,这类人才仅在过去3年中就增加了23.5万人。伦敦的高技能工作岗位比纽约多55万。许多高技能人才来自海外。每3个伦敦人就有一个是在海外出生的,每10个伦敦人里就有1个来自欧盟其他国家。

在伦敦四处看看就会发现:这座城市拥有着充沛的活力。年轻、精力旺盛、数量比巴黎、法兰克福和阿姆斯特丹三个城市加起来还多的人口推动着这座城市运转。但是伦敦不能自满。如果1年流失3万名高技术移民,只需严格控制移民10年,伦敦的高技能人口就会因为英国退欧而大幅减少。如果失去那些无法通过积分制移民体制的人,伦敦会怎样呢:比如来自欧洲经济区(EEA)其他地方的8.8万名建筑工人、7.8万名餐饮服务业从业人员,以及5.7万名行政人员?在一个依靠创新、知识和文化驱动的经济中,金钱是随着人才走的。伦敦必须不计一切代价留住人才。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