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智慧城市

移民改变国际大都市面貌

迁往大城市的跨国移民们改变周围社区的城市肌理,同时创造出与自身血统和城市原住民皆不一样的身份认同。

跨国移民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人将在远离他们出生地的城市开始新生活,在新的天地里,他们将影响和改变自己周围社区的城市肌理。

虽然有人批评称,所有城市的面目正变得越来越千篇一律,但这些新来者正在创造出新的身份认同——既不同于他们自身的种族血统,也不同于他们身边那些老居民。

例如,当安妮卡•马伦•欣策(Annika Marlen Hinze)在开展一项有关生活在柏林的土耳其裔家庭的研究时,她发现这一群体既没有把自己看作是德国人,也不认为自己是土耳其人,他们自诩为柏林人,甚至某个特定社区的人。“一个女人告诉我:‘我对儿子说,他既是土耳其人,也是德国人,但我同时也告诉他,他是十字山(Kreuzberger)人,’”欣策说道。她是纽约福德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的政治学助理教授。

作为柏林的两个区域,十字山和诺伊科恩(Neukölln)深刻影响了在那里生活的土耳其裔居民。这些居民也已成为柏林城市面貌的一部分,最初他们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作为外来工人来到柏林的。

对于这些移民自己而言,在靠近柏林墙的地方建起清真寺以及开设土耳其烤肉店的经历或许是特殊的,但据国际移民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指出,每5个移民中就有1个生活在全球前20大中心城市。2015年的新一轮移民潮,包括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潮,使大规模移民涌入对于中心城市的影响受到了更广泛的公众关注。

建筑设计与工程顾问公司艾奕康(Aecom)的城市与城市开发业务主管克利斯托弗•乔(Christopher Choa)表示,贸易和移民改变已经建成的环境。他说:“城市的DNA以实体形态体现在已经存在的街道中,但城市会被新的居民群体以及他们所偏好的服务所改变。”

这让城市规划者陷入了两难处境,规划者要么努力保存一座城市的传统形态,要么努力打造为新来者设计的空间。

乔指出:“在所有这些城市,通常都有一个深入影响市民群体的强有力的传统主题。他们试图保护那些最初让一座城市独一无二的城市特色——老建筑。”

“但如果城市无法吸收新涌入的移民潮,最终可能出现某种形式的少数族群化或者隔都化(ghettoisation)。你将错失那些能给城市面貌带来积极改变的机会。”

在最显眼的层面上,这种斗争或将围绕少数族裔的宗教建筑展开,例如在德国或者欧洲其他地区修建的清真寺。

……

上述争议并不仅限于西方世界。针对开在北京紫禁城内的星巴克(Starbucks)以及开在杭州市一处古迹内的麦当劳(McDonald's)餐厅的抗议活动,也有同样重大的象征意义。随着城市人口的膨胀,新建住宅也成了争议的焦点。在伦敦这座传统上以低层建筑为主的城市,市民们努力反抗修建约318栋高层住宅楼的提案——尽管目前伦敦面临严重的住宅短缺。而在香港,是否能将郊野公园土地用于兴建住宅的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存在激烈争议。

在巴黎,对历史性城市中心区的保护导致形成了环状的郊区地带,很多移民出身的家庭在这些地方过着贫困的生活。旧金山也出台了一个类似的决定,保护历史悠久的滨海区。随着旧金山科技产业吸引新的人口迁入,这个决定导致了该地住房供给高度紧张。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