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智慧城市

反恐气氛中的城市设计

过去十年,高度戒备的建筑在各地涌现,营造出带有敌意的“堡垒般”环境。当代城市环境如何调和安全与开放?

当位于伦敦的美国大使馆新楼于2016年末正式启用时——它位于泰晤士河畔的巴特西发电厂(Battersea Power Station)附近——将是英国保安最严密的建筑之一。

建筑师事务所基兰•廷伯雷克(Kieran Timberlake)夸耀其高规格、高度安全的特色:“保安要求是通过景观设计来实现的,而没有采用高围墙和栅栏——例如宽阔的池塘,低矮的花园围墙搭配长条座椅,以及通过高度差异创建的自然而不突兀的屏障。”

大使馆自身对这座建筑的描述是“现代、友好、安全”,这概括了设计师们在当代城市环境中调和安全与开放这对相互冲突的目的时面临的挑战。

虽然新大使馆的设计与位于格罗夫纳广场(Grosvenor Square)风格明显更加军事化的美国大使馆现址相去甚远,但评论家们称其代表了一股更加广泛的潮流。过去10年来,高度戒备的建筑空间在各个城镇拔地而起,营造出了被某些人描述为“像堡垒一样的”带有敌意的环境。

美国大使馆新楼“看起来像一座诺曼式城堡”,英国纽卡斯尔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研究城市与社会的教授斯蒂芬•格雷厄姆(Stephen Graham)表示。“它甚至有一条护城河,并且布局靠后,留出了空荡荡的空间以防备卡车炸弹或者爆炸,”他补充称。“这种构思体现出了一座反恐城市会有的样子。”

这种加强防御的建筑是潮流的一个侧面,这股潮流将多种形式的“可防御空间”引入了城市景观。去年夏天,伦敦南部南华桥路(Southwark Bridge Road)一栋私人公寓楼外的地面被发现嵌入了“防范无家可归者的”尖钉,此事激起了强烈的公众抗议。

时任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将这些尖钉称为是“丑陋、适得其反和愚蠢的”,随后这些尖钉被移除。

零售商们安装的所谓“蚊子”警报器也很容易招致争议,这种装置通过发出只有年轻人和婴幼儿听得到的高频声音来阻止他们在店内逗留。在纽约,消防栓上被安装了带有尖钉的覆盖物,以防止人们坐在消防栓上。其他例子还包括带有坡度的公车站座椅,让你无法平躺其上的公园长椅,以及坎姆登区(Camden)为了阻止滑板玩家而设计的水泥长凳。

“可防御空间”这个词是美国建筑师奥斯卡•纽曼(Oscar Newman)在20世纪70年代发明的。这一理念催生了基于通过环境设计预防犯罪(Crime Prevention through Environmental Design,简称CPTED)原则的一个产业,相关创意传播至大西洋彼岸,对城市政策产生了深远影响,英国警方的安全设计(Secured by Design)倡议就是一例。

格雷厄姆教授评论称:“我们正在重新设计城市,使任何不在移动的人都被看成了威胁,这其中包括孕妇、带有年幼子女的人或者残疾人。我不否认存在恐怖袭击、危险以及安全漏洞,但有些时候这些因素被夸大了,恐怖主义威胁变成了一种让人纠结的东西。”

菲比•博尔顿•贾吉(Phoebe Boulton Jaggi)是伦敦传媒学院(London College of Communication)的一名学生,她曾研究反社会的街道公共设施。贾吉称,城市正变得“对消费者更加宜居,对其他人群不那么宜居”。尽管建筑师将防御设计融入潜在袭击目标(如美国大使馆)或许会获得支持,但评论家们反对将堡垒级的保安设施移植到其他公共建筑上,例如学校、医院和住宅区。这类保安设施准往往包括高耸的防护围栏、带刺铁丝网和闭路电视摄像头。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