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拆分北京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七:新城能拿到信任票吗?

打开地图看一下,绕北京的大七环统统被列入新城的范围。那么,“都是新城”和“都不是新城”又有什么区别?

【编者按】2015年7月,中共北京市委宣布,北京将在通州区加快建设“行政副中心”,这一政策后来被民间形象地解读为“北京迁出北京”,或者说把“作为首都的北京”和“作为北京的北京”拆分开来。“迁出”和“拆分”对于北京这座城市来说,或许是必有之义。然而,这次大搬迁最终能否达到决策层所期待的效果?目前生活在北京市的两三千万人口,他们的生活已经、即将受到何种深远影响?在官方规划公布一年之际,FT中文网邀请资深媒体人黎岩撰写“拆分北京”系列报道,试图梳理这一政策出台的政治、历史渊源,并分析这一重大行政决定与一代人的生活轨迹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以下是本系列完结篇。

今年夏天,房山区长阳镇的十几个小区都特别不消停。几千名业主忙于各种性质不同的维权,但核心诉求只有一个——孩子上学。

万科长阳的两个楼盘曾在卖房时承诺业主可以上开发商共建的重点学校北京小学,并出示了丰台区教委、西城区教委、开发商和北京小学签署的四方协议为证,为此不少业主甘愿接受比周边贵出一成多的房价,但搬进去没几年,高价买了学区房的业主却被挤到名单之外。

建在长阳西站周边的两个小区,曾有官方公布的教育规划显示,2014年小区旁边将开工建设两所中小学,但至今那里还是一片被圈起来的荒地。不少孩子不得不钻过京广铁路的下穿桥洞,走过一段无护栏、常积水、没路灯的危险道路,到20分钟步程之外的长阳中心小学求学。

房山区曾是2007年北京规划的重点发展新城之一。当年,北京市共规划了11座新城,其中房山区的交通相对发达,环境建设也相对齐全。近十年来,房山先后引进了北京四中、北京铁二中、北京三十五中、北京小学等30多所优质学校开办校区或分校。此后不久,长阳镇先后诞生了多块“地王”,房价从2007年公布规划时的三四千元,几年间被推高至两万元上下。

然而,几年后纷纷走出家门维权的房山新居民有力地证明了此前区政府做出的不少承诺均未落地,这里的发展并不令人满意。

理论上讲,北京不仅仅只有通州能够承接被疏解出去的产业和居民,整座城市预备了昌平、大兴、怀柔、密云、门头沟、平谷、延庆、房山、顺义、通州和亦庄等11座新城。而在北京周边,更有隶属于河北和天津的13座新城担当起第二道防线。然而,至今为止只有通州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房山居民的遭遇,恰恰是除通州以外的新城迟迟不见发展的首要原因。各种资源和力量的投入,往往在现实中被消磨、被降低,最终丧失了应有的吸引力。

21世纪,不再会有类似于美国大淘金时代时人们自发聚集而形成城市的可能。现代化大都市,早已成为考验和衡量管理者综合水平的复合性课题。城市规划和治理也成为一门具备高度专业性的综合学科。

从专业角度讲,规划和设计城市需要考虑天际线、通风廊道、城市功能、综合景观等诸多因素。而从最实际的角度出发,规划者至少需要足够的引导力,能让资源和人口的配置方向符合自己的预设规划。而引导力的构成,无非是交通、医疗、教育、定居成本、生活成本等等能左右人们决定的资源。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