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智慧城市

郊区:从逃离之地到安居之所

我们应如何让郊区变得不仅仅是睡村?住宅地产的巨大价值意味着,郊区的其他用途正在被挤出。

城市永远被歌颂,郊区则是被嘲讽的对象。城市文化代表了酷的极致。郊区则是人们选择离开的地方,在这种地方定居,距离大都市的魅力足够近以至于可以感受到它所散发的光彩,但要融入成为城市的一部分又距离太远。

郊区是属于父母而不是年轻人的地方,有讽刺意味的是,家长们迁居郊区正是为了给自己的子女寻求更好的生活条件:例如住房、学校教育、更宽阔的空间和更高的安全性等。绝非偶然的是,源自郊区的音乐和时尚潮流——例如摩登派(Mod)、朋克(Punk)、新浪潮(New Wave)等等——是基于某种独特的郊区隔离景象以及对于扮酷的渴望,或者对于城市未来无政府主义状态的向往。

郊区是年轻人逃离的地方,但当城市变得过于成功时会怎样呢?例如当年轻人负担不起城里哪怕最为窄小的公寓的房租时会出现什么情况?通常的结果是,城市中心不断扩张,把一个又一个曾经的郊区中心吞入腹中。

不论是布鲁克林的红钩区(Red Hook)还是伦敦东南部的佩卡姆区(Peckham),中产阶级化的郊区已经褪去了郊区的气息,高昂的物价水平迫使原住居民迁出,真正的郊区转移到了距离城市中心更远的地方。郊区的未来是城市目前面临的最重大问题之一。

英国人发明了郊区。伦敦西部的贝德福德公园(Bedford Park)和北部的汉普斯特德花园郊区(Hampstead Garden Suburb)是在约一个世纪以前作为化解城市恐惧症的解药而设计构想出来的。英国对于城市化的重要贡献在于,将城市这一人类伟大的发明,颠覆为了对于乡村的一种粗糙模仿。

在英国,约有80%(在美国这一比例约为二分之一)的人口居住在称得上是郊区的地区。但人们在讨论有关建筑、规划以及文化等方面的问题时很少考虑到郊区。

这与美国战后时期的情况大相径庭,当时郊区被视为推动消费经济的引擎。每个从城市公寓搬往郊区大宅的家庭都需要采购物品填充宅院,买辆车,再买一台割草机。郊区不声不响享受到的补贴包括抵押贷款税收减免、道路建设和公共基础设施,这些资金又通过创造制造业和白领工作岗位以及税收等形式流回了政府手中。在英国,从城市到郊区的迁移开始得更早,因为伦敦的地铁远远超出了城区范围延伸到了郊区,而郊区可以让英式田园牧歌般的乡村生活成为现实。

英美两国郊区最主要的区别在于交通。在英国,郊区分布在公交、地铁和火车线路周围。而美国的郊区则主要依赖汽车。车轮上的郊区的社会原子化趋势对于促进社区发展或者增强社区凝聚力几乎毫无帮助。一望无际的成片独立房屋吻合了土地所有者独立生活的梦想,但也导致了社会隔离的景象。

美国的郊区常有富人居住。底特律的市中心或许呈现出一派世界末日般的景象,但底特律的郊区则有着树木葱郁的环境和一户户富裕的人家,后者属于那些在该市富丽堂皇的高楼中工作的企业高管们。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巴黎的郊区则充斥着城郊贫民区与世隔离的景象。

鉴于郊区在住房问题中的核心地位,当前最紧要的问题是我们能做些什么以使郊区变得更好,更加节能高效、适宜居住。“解决之道在于提高郊区的人口密度,”埃利斯•伍德曼(Ellis Woodman)表示,他是伦敦建筑基金会(Architecture Foundation)的主管。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