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G20

盘点“中国会议”的限令变化

为了举办国际重大会议活动而端出严密的限令,已成为“中国会议”的特色。

20国集团领导人(G20)峰会昨日(9月5日)在浙江杭州正式闭幕。今年是中国首次作为东道主举办G20峰会,但杭州严密的安保措施,却形成各种段子,在网上到处流传,浙江官方甚至必须在门户网站上成立“辟谣记”,打击“网络上各种不靠谱的路边社消息”。

事实上,为了举办国际会议活动而端出相应的限令,早已是中国近年举办国际会议的基本措施,杭州G20峰会的例子,也仅是限令“再现”。从2001年上海举办APEC会议至今,对地方民众而言,最有感的,恐怕不是国际会议的议程设定或会后共识,而是不断上演的道路限行、调休放假、还有商业交易受限。

官方实行安保措施的用意,不外乎希望净空区域以降低安保负担。我们从官方媒体报道及政府公告的概略数据,整理出历年会议安保措施的趋势和变化。

趋势1:出动警察人数随著活动时间长短而变化

会议出动警察人数的多寡与活动长度有关。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安保人数为近十年来的最大规模。

趋势2: 相关限令平均提前一个月开始执行

盘点历年国际会议的重大限令,措施不外乎工厂停工或限工、市区道路限行、重要区域封闭、交通枢纽道执行人员二次安检、限制快件运输、商品禁售等,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会议曾稍微放宽限制标准、或推出“创新之举”。

根据政府公开信息,这些会议周边限令,平均最早在会议开幕前34天施行。特别的是2010年广州亚运会,在开幕前60天就推动限令,限令执行时间比杭州G20峰会来得更早。

趋势3: 当地居民调休放假日逐渐变长

为了纾缓交通和尽可能的保持区域净空,安排当地居民调休放假也是普遍的会议措施之一。除了2001上海APEC安排5日调休放假,其他国际会议活动多半安排当地居民调休一到两天。但这个情况从去年开始已发生变化:2014年北京APEC安排调休放假6日、杭州G20峰会调休放假达7日。

(实习生陈阳对本文亦有贡献。作者邮箱:silva.shih@ftchinese.com)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