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G20

FT社评:应对全球化挑战没有统一模式

每个国家的解决方案必须根据本国国情制定。G20过去没有、将来也无法拿出一种包容性资本主义的通用模式。

周一闭幕的20国集团(G20)峰会发出了强烈但含混的呼吁:全球化和资本主义应造福所有人。这很衬一场有着“言多于行”之名的盛会。

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谈到了“使资本主义文明化”的必要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全球经济“太长时间以来增长太慢,而且惠及的人太少”。

他们所表达的是这样一种担忧,全球化——尤其是贸易和移民——造成的不安全感正在加剧民粹主义情绪,随之兴起了一股转向保护主义和排外主义的潮流。但他们没能提出普遍适用的解决方案。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并不奇怪。不仅此类担忧大都局限于一些发达国家,而且各国所需的解决方案也各不相同。贸易、技术以及(某种程度上)移民的全球化是普遍存在的挑战,但对此没有国际通用的解决方案。应对全球化挑战必须从各国国内做起。

在许多国家看来,死揪住不平等加剧和民粹主义兴起的问题肯定很像一种西方唯我主义。得益于新兴市场的崛起,现代全球化带来了西方工业革命以来首次全球范围内不平等程度的下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新兴市场正在普遍转向民粹主义,尽管其中许多国家成立之初民粹主义高涨。

即便在发达国家,“贸易、技术、移民”与“不平等、民粹主义”这两组元素之间也不存在明确的关联。例如,在英国,移民与传统制造业空心化被广泛认为是人们在公投中选择退出欧盟的原因。然而,英国的收入不平等程度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变化不大。

然而,不能否认许多国家的不平等程度(包括财富和收入)正在加剧。问题在于,这通常更多是由技术而非贸易造成,与移民也关系不大。然而,虽然政客们可以解决后两个问题,但他们对技术却无能为力,除非他们能设法禁止本国经济中的自动化和数字化。

此外,直接针对贸易和人口流动的措施——比如保护主义和严格限制移民措施——通常弊大于利。保护一个面临国际竞争的行业,往往会降低效率,并将危害转嫁到其他地方。

每个国家的解决方案必须根据本国国情及政治可行性来具体制定。但应牢记一些有益的原则。劳动力市场政策最好应着眼于培训工人适应新岗位,缓解经济结构调整对收入的影响,而不是试图通过废除规章来维护当前所有工作岗位。不应阻止移民,而应把重点放在帮助本地区吸收大量新移民,以减缓对社会的冲击。

除了资金和立法,政客们必须拿出新的诚意,坦率说明问题的性质以及能够采取的措施。誓言征收高额进口关税或者在美国与墨西哥之间修建隔离墙很容易。但要说明已发明的技术抹杀不掉、经济结构调整能够加以舒缓但不会随主观愿望消失就不那么好解释了。

G20过去没有、将来也无法拿出一种包容性资本主义的通用模式。但在国际层面提出这一问题,或许能鼓励各国政府进一步思考本国能实现的目标。

译者/申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