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G20峰会

围绕G20峰会组织的外交风波

由于中共对G20峰会筹备已久,活动规划也是它的强项,这些风波不太可能是纯粹偶然事件,也反映了中国体制的某些特点。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从“从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的屁股”(这是一位评论人士的说法)走出来,而没有从铺着红毯的舷梯走下来,这一形象无疑会成为许多人对今年在中国举办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记忆。

有关舷梯为何要被撤走的细节并不重要。美国总统走下了短短的金属梯,而其他来访国家领导人却走下了高大的铺着红毯的舷梯,这其中的象征意义却是无可否认的。

而一名中国官员的举动让这一对比愈发明显。当时,在试图阻止美国记者报道美国总统抵达时,他被拍到向一名白宫工作人员大喊:“这是我们的国家,这是我们的机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这一事件是“傲慢和自以为是”的西方媒体编造出的。然而,中国公安部门在其主要社交媒体账号下宣称“这是我们的国家”和“嗯,这很中国”,让外交部这种说法的可信度打了折扣。相关视频随后被删除,不过对其表示认可的评论并未处理。

而前往该地的美国媒体群体则记录了更多慢待行为,其中包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Susan Rice)在试图走向奥巴马时被拦住问话,中国安全官员反复拦阻白宫及特勤工作人员,一度差点在记者面前引发一场肢体冲突。

中国对这次G20峰会已筹备逾两年时间,而且对重大活动的规划也是中共的长处。那么,为什么中方要像美国官方声称的那样,在奥巴马抵达前一刻改变活动安排?

答案是,让美国这个自大的超级强国摆正自己的位置,对中国在对内宣传方面的好处是不可忽视的。18世纪中国皇帝乾隆在谈到讨厌的英国人时曾说,太过善意地对待野蛮人,他们会傲慢起来。

最近曾与中国打过交道的任何西方外交官都会告诉你,与中国的谈判和共同开展的活动,往往会感觉像是在实施一种羞辱仪式。即使是女王(the Queen)本人,也曾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访英时中国官员“非常粗鲁”的表现表示不满。

这种强硬的谈判风格和上述几起外交事件也反映了中国政治体系的某些独特性质。首先,中国外交官的培训和职业轨道,意味着他们整个职业生涯往往只研究一个国家或地区。这让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机构程序方面的知识——最高级别的官员尤其如此。相比之下,西方民主制体系则会每过几年就换掉被任命的高级别外交官或部长。

这让他们在应对中方专家时处于劣势,后者往往对其他国家的痛处比他们自己还了解。

而中国体制的另一个特色,则是其动用多个机构实现政策目标的能力。相比之下,西方政治体制内部天然就有对抗性,这令它很难让诸多机构协同动作——尤其是它们的成立往往带有明确的审查彼此权力的目的。

在中国入狱异见人士刘晓波2010年获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之后,中国政府对待挪威的方式,就是中国政府这方面优势的很好体现。自该奖颁布以后,中国已封杀了来自挪威的进口贸易,并对两国科学和艺术交流做了严格限制。按照挪威前驻华大使的说法,由于没有一位中国官员愿与他会晤,他的“网球球技升至很高水平”。正如一位退休西方国家大使指出的,这种众多机构之间协调一致开展的不宣而战的制裁,在西方自由民主体制下基本不可能实现。

这位大使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如果我们能以同样方式运作,我们会多出很多向中国施加压力的办法。首当其冲的是,我们可以限制或审核中国高官在我国留学的所有子女的学生签证,然而这在我们的体制里是做不到的。”

考虑到中国的协调能力和G20峰会对它的重要性,奥巴马日程在最后一刻的更改和此行遭遇的摩擦,不太可能是纯粹的偶然事件。这其中唯一不同寻常之处,是事情变得如此高调。

正如奥巴马在被问及此事时所说的:“这些分歧对部分幕后磋商和争端的曝光,稍稍超出了通常水平。”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