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智慧城市

应对气候变化 打造宜居城市

城市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也将成为受气温上升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城市应是主力。

是元凶还是受害者?如果政策制定者应对不当,答案可能两者皆是。21世纪的城市是经济增长的引擎,并为全球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提供了就业机会和住房。但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城市地区必须把自己放在减轻气候变化影响的全球性努力的中心位置。

伴随着城市的繁荣与创新,国际化大都市成为了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来源,正是这种气体导致了地球大气层变暖。如果这个过程得不到遏制,这些中心城市将成为受气温上升影响最严重的地区。

举出一些数据即可说明问题。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城市研究项目预计,到2050年,在城市居住的人口将再增加25亿,这将使城市总人口占全球人口的比重达到约三分之二。若目前的趋势延续下去,排入大气层的温室气体将有五分之四甚至更多是由城市制造的。随着地球日益变暖,城市地区的状况将变得最为糟糕。

据总部位于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估测,目前城市地区的气温通常已较乡村地区高出3.5至4.5摄氏度。未来这一温差很可能每十年扩大1摄氏度。这将意味着到21世纪下半叶,某些大城市的气温可能比周围内陆地区高出10摄氏度。大城市将因此逐渐变得不适宜居住。

很多大城市位于地势偏低的沿海地区,存在因海平面上升和风暴潮而引发洪灾的隐患。大海对贫富一视同仁。被OECD评判为风险最大的城市包括加尔各答、上海、广州、迈阿密、纽约以及大阪。这些城市当中还有很多存在“城市热岛效应”,该效应能使城市环境下的温度显著上升。城市贫民将成为受这些趋势影响最大的群体——例如新兴城市中的贫民窟居民以及那些历史悠久的大城市中缺少凉爽栖身之所或者空调设施的人。

但前景并非一片黯淡。正如OECD所言:“城市本身并不是导致温室气体排放的来源,罪魁祸首在于人们在城市里的交通方式,城市的无序扩张,以及人们在家中使用的和用于楼内取暖的能源。”在上述这些方面,创新和设计都能显著降低能源消耗和碳排放。

规划是重中之重。控制城区和郊区的不断扩张应成为减弱气候变化影响战略的核心。不同城市碳排放量的巨大鸿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城市密度的差异。洛杉矶市产生的二氧化碳比纽约市要多得多,尽管纽约市拥有更加庞大的人口规模。因此有必要使新的开发项目集约化,并集中建设内城的棕色地带(brownfield site,受到污染,被废弃或闲置的前工业和商业用地)。

出于公众健康原因,内燃机引擎在全球主要大城市应用前景有限。如果你询问北京的政府官员,在他们看来导致公众不满的最紧要因素是什么,他们很有可能会指向雾霾密布的天空。和那些已经在伦敦安家的全球富豪们谈谈,你会发现迅速恶化的空气质量是他们最为不满的问题之一。城市交通的未来在于快速运输系统以及电动汽车:电池技术以及相应的可行驶里程正在逐年提升。

最重要的是,必须建立协调机制,让城市规划者、开发商、能源和交通运输专家以及商界展开协作。这一机制旨在尽可能降低对碳密集型能源的需求,同时尽可能地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供给能力。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