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下一个会是谁?

金奇:今年以来中国公司债券违约主要发生在国有部门。哪些公司将被债务缠身的地方政府放弃?哪些公司有望得救?

今年以来激增的中国公司债券违约案主要发生在国有部门,这表明资金紧张的地方政府开始冷眼看待被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缠身的下属企业。

总部位于上海的金融数据公司万得资讯(Wind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中旬的一年里,中国国内债市共发生了41起违约事件,高于此前两年之和。咨询公司IHS的数据显示,到7月底大约70%的违约方是国有企业。

因此,未来几年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很可能是:“下一个是谁?”

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副董事总经理钟汶权(Ivan Chung)看到了一个明确的等级划分:哪类公司可能被债务缠身的地方政府放弃,哪类公司可能被救助?

“如果你展望未来三到五年,越来越有可能的情况似乎是,地方政府实体将日益需要自谋生路,对于那些宗旨或主要目的并非提供与国家重点相关的公共产品或服务的公司,政府的实质性支持可能将逐渐减少,”钟汶权说。

穆迪根据来自地方政府及其所拥有公司的数据编制各种关键指标,用以揭示中国哪些地区的财务困境最严重。随着海外投资者对中国内地公司债市场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这种区分具有实质性重大意义。

在以下图表中,更接近图中右下角的行政区所拥有的企业,其状况总体上不如更接近左上角的行政区所拥有的企业。所以,举例来说,穆迪研究结果显示,天津国有企业承担的债务达到其企业收入的613%,这意味着它们的债务负担非常繁重。

但天津的境况强于黑龙江省——该省的总体债务负担更低——但在2011年至2014年,这个东北省份下属国有企业的资产蒙受了损失,削弱了它们以当期利润支付债务利息的能力。

同样,云南、山西、重庆和内蒙古这几个行政区都表现出不同程度的财务脆弱,原因或者是债务与收入之比过高,或者是资产回报率糟糕,抑或两者兼而有之。这些行政区倾向于包括中国境内钢铁、煤炭、铝、玻璃、水泥等产能过剩行业集中的地区。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总体形势是严峻的。穆迪的研究显示,从2012年到2015年,全国各个地方政府拥有的远超过10万家公司的负债以14.1%的年均幅度增长,增至35.4万亿元人民币(合5.3万亿美元)。

这些都被视为或有负债——即潜在的负债——这是因为,虽然地方政府不为下属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但它们要对推动当地经济增长、就业和公共服务负责,所以不愿让这些目标的重要贡献者倒闭。

但近些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已积累了很沉重的直接债务负担,以至于即便它们愿意救助当地某家重要的企业,也未必办得到。穆迪数据显示,2015年地方政府直接债务总量为16万亿元人民币。因此,直接负债与或有负债之和达51万亿元人民币,超过日本和德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之和。

以下图表显示了地方政府介入并救助那些陷入财务困境的公司的相对能力。比如,2015年贵州的直接债务达913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该省财政收入的200%。辽宁、内蒙古和云南同样脆弱,而甘肃似乎有充足的财政收入去偿还债务。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