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午餐

与FT共进午餐:爱德华•斯诺登

这位“棱镜计划”的披露者抨击他所客居的俄罗斯,暗指该国与近期针对美国政府的黑客攻击有瓜葛,并称他仍对美国心怀忠诚。

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抨击他目前客居的国家,他批评克里姆林宫的人权记录,并暗指俄罗斯与近期两起针对美国政府的重大黑客攻击事件有瓜葛。

在“与FT共进午餐”(见以下采访全文)中,他吐槽莫斯科“做得太过,采取了完全没有必要、代价高昂并且损害个人和集体权利的行事方式”,并说他依然对美国怀有最大的忠诚。

在他看来,上个月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间谍工具被泄露一事——可能是俄罗斯所为——是向美国政府发出的“含蓄威胁”。他说,这伙叫做“影子经纪人”的黑客要将美国国家安全局用于入侵外国网络的计算机代码拍卖,其用意是要让华盛顿看看,这些代码有多不堪一击。

斯诺登坚称,所有与俄罗斯官员之间的交涉都是由他的律师出面进行的。“我和俄罗斯并没有很多关联,这是有意的,因为——尽管这听起来很疯狂——我依然计划着要离开。”

……

要约斯诺登一起吃个午餐不太容易。这位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前工作人员不想在莫斯科的哪一家餐厅谈话,因此,通过一位中间人,我们决定就在我住的酒店碰面,冒险尝试一下客房服务。他自会在约定的时间露面。我只需要知道这一点。

结果斯诺登迟到了20分钟。他一身休闲打扮,穿着黑色牛仔裤和一件保守的黑色V领T恤,戴着一副没有品牌logo的墨镜。他打量了一番金苹果“精品”酒店(Golden Apple)——从这里溜达到克里姆林宫需要半小时——狭小昏暗的203号房间,一副在这种地方住过很长时间的样子。

这个房间和香港美丽华酒店(Mira Hotel)1014号房间比起来怎样呢?2013年6月他在那个房间里住了一周,作为世界头号通缉犯——在他与挑选的几名记者分享了美国国家安全局许多最严加保守的秘密之后。

“小一点,但也没多大不同,”他说。“香港那个房间在这里有一面浴室的玻璃墙,”他指着一面普普通通的墙壁说道,墙上挂着一幅在酒店房间里常见的水彩画。

美丽华酒店1014号房间内的布置将随着一部影片的上映而更加为人们所知。奥利弗•斯通(Oliver Stone)执导的斯诺登传记片于9月16日在美国上映,约瑟夫•戈登-莱维特(Joseph Gordon-Levitt)饰演泄密者斯诺登一角。片中最紧张、最具幽闭恐惧气氛的镜头是在慕尼黑一个飞机库般的摄影棚内重建的1014号房间里拍摄的。

3年前他住在美丽华酒店1014房间的那一周过得相当紧张,因为他的爆料,两名《卫报》(Guardian)记者写出了第一波披露当今情报部门能够使用在民众身上的全部监听能力的报道。在他披露自己是消息来源后,一些人将他誉为英雄,另外一些人提出应该让他坐电椅。我那时候还没有见过他,我对他的全部认知都来自于我们的资深记者尤恩•麦卡斯基尔(Ewen MacAskill)的判断,他和斯诺登会面后,打电话来汇报——学好莱坞电影使用事先商量好的暗号——“吉尼斯很棒”(译注:表示斯诺登的消息是真实的)。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面孔大约比世界上其他人早一个小时——由劳拉•波伊特拉斯(Laura Poitras)拍摄的、麦卡斯基尔和格伦•格林沃尔德(Glenn Greenwald)两位记者采访斯诺登的视频被发送到了纽约。就像在场所有其他人一样,斯诺登的年轻——他蓄着胡茬——让我震惊,他的思维缜密和能说会道也让我印象深刻。现在,33岁的斯诺登脸上的胡茬少了一点,头发也比那时候长了一点。他说他在莫斯科可以自由地到处走,很少被人认出来,这一点让人惊讶,因为从他的第一张照片给我们留下印象以来,他几乎没什么变化。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