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澳关系

澳大利亚华商卷入政治献金丑闻

华商黄向墨辞去一家智库的主席职位。此前一名澳参议员因接受其创建的集团的捐赠辞职,引发对中国政治献金的担忧。

由于卷入一宗政治丑闻,一位著名中国商人辞去了悉尼一家智库的主席一职。这一政治丑闻引发了对中国资金日益强烈影响澳大利亚政治和公民社会的争论。

玉湖集团(Yuhu Group)创始人、曾多次捐助澳大利亚政坛候选人及政党的黄向墨周四表示,由于他的任职导致人们过多关注“政治捐赠和误传的中国影响”,他将卸任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院(ACRI)主席一职。

黄向墨表示:“我不希望研究院开展的出色工作因此事而分心。”黄向墨此前向悉尼科技大学捐赠了180万澳元(合140万美元)的创始资金,帮助成立了这家智库。

上个月,黄向墨成为一起政治丑闻的核心人物。这一政治丑闻导致一名备受关注的反对党参议员落马,并让公众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家研究院身上。该研究院一直被批评推行中共的议程。

在这起丑闻中,工党(Labor)参议员萨姆•达斯季亚里(Sam Dastyari)被迫辞去反对党前座议员,原因是有消息称他曾接受玉湖集团数千美元的捐赠,用于支付旅游和法律方面的费用。达斯季亚里曾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公开呼吁澳大利亚尊重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诉求——这一立场与他的政党正相反。

这一事件凸显出西方的一大顾虑:在中国政府向海外投射软实力的企图中,这位富有的中国华侨扮演了什么角色。此外,这一事件也正值澳大利亚与美国及中国关系的敏感时期。就在事件发生之前,美国驻澳大使约翰•贝里(John Berry)曾在上周就中国因捐赠而越来越多地卷入澳大利亚政治发出警告。他敦促澳大利亚政府防范“与我们持不同价值观的政府的过度影响”。

中国驻澳使馆谴责贝里的言论“毫无根据”而且在“制造事端”。

在中国政府控制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上个月发表的一篇社评中,黄向墨表示华人社区需要在澳大利亚公众生活中寻求更大话语权,并学会“如何将政治诉求与政治捐款的技术操作更有效地有机结合,再如如何运用媒体来阐述、推广自己的政治诉求”。

在黄向墨辞职之前,该研究院曾受到学术界的批评。学术界对该研究院的独立性提出了质疑,并将其与中国政府的全球宣传推进举措联系起来。中国政府在这一推进过程中资助了西方的媒体、学术机构及政治机构。

在2011年移民至澳大利亚之前,黄向墨通过玉湖集团开展房地产开发在华南的深圳市发家。自移民澳大利亚以来,通过黄向墨自身、其家庭成员、他的公司及玉湖集团员工,黄向墨已向澳大利亚的自由党(Liberal)及工党(Labor)捐赠近100万澳元。他还曾与包括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在内的多名政客合过影。

黄向墨还是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Australian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会长。批评人士声称该协会与中共有关,并在南中国海领土争端等问题上支持中国政府的政策。

在写给英国《金融时报》的声明中,黄向墨表示该协会与中共完全无关,而媒体所谓他与中共存在很强个人联系的说法则是“恶意中伤和夸大其词”。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