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黑客

黑客攻击:俄颠覆活动传统的体现

巴伯:俄罗斯在颠覆活动上历史悠久,带有政府色彩的黑客组织“花式熊”和“安逸熊”应该是体现了这一传统。

2014年12月在克里姆林宫讲话时,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解释称,熊或许更喜欢安静的生活,吃浆果和蜂蜜,而不是追逐小猪,但是,任何一头有自尊的熊都不应任由敌人拔掉它的爪子和尖牙。普京的发言肯定在一些“熊”中引发了独特共鸣,“花式熊”(Fancy Bear)就是其中之一。

花式熊是俄罗斯一家网络间谍团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orld Anti-Doping Agency)认为,该团体入侵了它的计算机系统并公布了美欧运动员的保密医疗数据。生活在俄罗斯森林中的另一头懂技术、喜欢露出爪子的熊,是“安逸熊”(Cozy Bear)。

据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称,两只熊分别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的服务器实施了攻击。这些攻击扰乱了今年的美国总统竞选。

尽管俄罗斯政府否认与这两起攻击有关联,但CrowdStrike怀疑,花式熊与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格鲁乌(GRU)有关系,而安逸熊或许跟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前身为苏联间谍机构克格勃(KGB))有关联。两只熊似乎没有协同对美国及其盟国发起网络攻击。但从它们所针对目标的属性来看,这两只熊听命于强大的国家。

俄罗斯在颠覆活动方面有着厚重、独特的传统,花式熊和安逸熊几乎可以肯定是体现了这一传统。此传统可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做法包括伪造文件、安排在国外媒体上发表的假新闻、掩护性组织,在我们这个时代,还有政府支持的社交媒体“钓鱼”和假网站。

当然,当谈到黑客和相关秘密行动时,其他国家的政府也并非善男信女。比如,尽管中国和俄罗斯吹嘘它们之间的友谊,但莫斯科的安全专家称,今年中国方面对俄罗斯机构和公司的黑客攻击有所增加。

至于伪造文件,20世纪那个臭名昭著的案例——1924年的季诺维也夫信件(Zinoviev letter)——与苏联情报机构毫无关系。那封信据称是当时的共产国际主席格里戈里•季诺维也夫(Grigory Zinoviev)写给英国共产党的,鼓励后者实施颠覆活动。英国情报机构把这封信转交给保守党,从保守党那里又到了《每日邮报》(Daily Mail)手中。该报在1924年选举前夕公布了此信。保守党随后以压倒性优势获胜——不过,这个丑闻对他们的胜利贡献甚微。

如今,历史学家认为,这封信很可能出自柏林或里加的反苏白俄流亡者之手。然而,另一个引人注目的伪造事例——《锡安长老会纪要》(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似乎是由沙皇俄国秘密警察机构的巴黎分支负责人炮制出来的。于1903年最先在俄罗斯出版的该书,令人匪夷所思地指控犹太人阴谋统治世界;自那时起、直到今日,这本书一直为全球反犹太主义提供着养料。

苏联共产党和克格勃有一套指代不同颠覆活动的颜色代号。克格勃的A小组(Service A)实施“黑色宣传”(即:伪造和造谣);苏共国际信息部处理“白色宣传”(即:苏联官方媒体上的报道);苏共国际部负责“灰色宣传”(即:秘密无线电广播和掩护性组织)。

从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末,苏联在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散播了各种各样的谣言。克格勃散布谣言称,1963年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的遇刺背后有一个右翼阴谋。在代号为“感染行动”(Operation Infektion)的造谣行动中,一份亲苏联的印度报纸在1983年刊登了一封信,声称艾滋病(Aids)是五角大楼(Pentagon)生物武器计划的产物。 1985年,造谣运动的阵地转向苏联文学周刊《文学报》(Literaturnaya Gazeta),谣言又从那里传到非共产党国家,损害了美国的形象。苏联解体后,前对外情报局长叶夫根尼•普里马科夫(Yevgeny Primakov)证实称,克格勃策划实施了这一整套行动。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