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时代的噪音

台北是亚洲最自由开放的城市吗?

张铁志:有人这样总结城市精神:享乐之城香港、抱负之城纽约、政治之城北京,那么台北呢?

今年四月,世界著名的杂志《Monocle》就一则台北的报道访问了我,他们认为台北可以说是亚洲最自由开放(英文是liberal)的城市:例如对待同志的友善程度,太阳花的青年抗争,还有一个刚上任一年、很不一样的市长柯文哲。

《Monocle》看到了台北在亚洲城市中的相对进步性,且不论这是事实或是美丽的误会,然而,台北市政府是否看到这点,并愿意努力以各种政策(更环保、更捍卫人权、更支持独立文化)去追求这样一个目标,并建立台北的内在与外在认同呢?

如果台北在同志平权方面有所进步,那主要是由于许多同志平权运动者长期的努力推动的,虽然也有过去市政府若干比较进步的政策。问题是,如果这是台北可以骄傲的一个特色,市政府是否继续在往前推动,让台北的彩虹更灿烂?毕竟,台北离真正的同志平权还太远了,还有太多事情可以做。

或者,柯文哲当初竞选的一个口号是“开放政府”,这也是符合时代趋势的口号,事实上,台北市资讯局在开放数据和智能城市中也做了不少努力,但是市民或是世界知道吗?这就要看市政府是否真的认识“开放政府”的深刻意义,以将此打造为一个城市的愿景,建立这个城市的品牌了。

同样的,今年台北成为世界设计之都,是一件大事。负责的单位提出“社会设计”的理念,希望结合公民力量进行城市文化改造,但是许多市民仍然无感。然而,这绝对不是一个单位的问题,而是既然这是整个城市的重要活动,应该是市府制定全盘战略去改造整个城市美学,并且不断对内与对外论述,让这件事深入民心与国际。

最近一本台湾作者的新书《品牌•城市:从风格生活再造城市DNA》,谈到有些城市是创新城市,有些是宜居城市、有些是艺术城市,有些是生态城市,每一个“品牌”不是巨大的工程,而是许多层面的微型创新,是公共政策与民间有机的生活风格共同协作所促成的。几年之前有另一本国外作者的著作《城市的精神》(The Spirit of City),也把城市分类:享乐之城香港、抱负之城纽约、政治之城北京等等,他们的关键概念是“市民精神”(civicism):一个城市中人普遍的价值观。

这是重要的问题。台北或其他城市,在世界或者亚洲地图上,会是以什么样的风格,什么样的精神被人们所认识呢?

这是一个全球城市竞争的时代,尤其文化和创意成为许多城市发展的主轴,因为文化创意既是这个时代的新经济力量,也是许多发展中城市在满足了基本物质建设后希望向上提升的策略,尤其文化生活更是一个城市精神的主要体现,因为文化是关于价值观与生活方式,文化就是市民精神的体现。在亚洲,我们见到首尔、曼谷、新加坡,或者中国的上海与深圳都有旺盛的企图心,都积极从地景改造到促进民间的文化与设计力量。而香港巨大的西九文化特区逐渐落成,虽然在当地艺术文化界有不少争议,但也是亚洲创意城市竞争的重要武器。

可惜的是,目前似乎尚未看到柯市府有清楚的文化战略和长远的愿景。柯市长民调不断滑落的一个重要原因,或许就在于市民不清楚政府要把这个城市带往何处。

从1994年台北市长民选以来,这座有着复杂身世的城市的确经历了不小的变化。许多新生的力量被释放了,也有许多古老的纹理被摧毁了;年轻的创意在巷弄中发光,但不少历史的记忆却随风消散了。然而,这二十年应该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开端,让我们去思索城市的愿景、城市的风格,尤其是政府该如何在既有的市民精神能量上,进一步去建造这座城市的精神。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