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文革

文革:极权制下的群众运动

许成钢:文革会不会重演?类似悲剧会不会重演?私有产权、对私有产权保护等等,都朝着给我们信心的方向发展。

群众的第二个基本特点是没有个人的信念和意志。群众在面对外界的鼓吹和灌输时,极容易接受外界的观点。有自己信念和意志的人,当外界鼓吹的时候,本能的做法是辩论,辩论本身就是抵制。但是群众缺乏这样的信念和意志,很容易接受外界的鼓吹。

第三个普遍的特点是群众的仇恨心态。仇恨有多种多样,纳粹时期仇恨的对象是犹太人,是持不同政见的人。任何不同意纳粹党的人,哪怕他是白种人或雅利安人,暴民都可以把他这个异见分子打死,不用判刑而处极刑。在文化革命的背景下,群众的仇恨称为阶级仇恨。为什么文化革命如此的残酷暴烈?因为群众有强烈的阶级仇恨。为什么文化革命时候,十几岁的女孩子们可以把她们的校长、老师、不相识的“阶级敌人”活活打死?因为他们有阶级仇恨。这种阶级仇恨从哪里来?其实他们什么阶级也不是,这都是灌输和煽动来的仇恨。暴民(或称群众)中的骨干分子,往往是最没有道德的人。文化革命期间,无论是红卫兵还是造反派,其中最骨干、最残暴的个人、领袖或者小团体,通常都有这个特点。

群众并非在任何制度下都大量存在。剥夺了人权的制度,最容易制造出没有权利意识的群众;创造出群众运动的基础。当所有个人的基本权利从来就被剥夺时,这些个人从来就依赖权力的恩赐和惩罚。在压力和引诱下,很容易被迷惑,使其成为崇拜领袖的信徒。产权是所有的个人权利中非常重要的基本权利,是决定绝大多数人自我意识的基本权利。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成为群众的人,大都是没有产权,或者其产权被剥夺的人。反之,拥有坚实的产权的个人,在其产权被剥夺之前,很难成为群众。作为对比,在北欧、澳洲、北美和英国以私有产权为基础的制度下,虽然也存在符合群众定义的人群,但是不仅人数少,产生能使群众崇拜的领袖的机会更少。因此发动群众运动的基础极其微弱。剥夺产权对社会对个人的影响,远远超过了经济层面。首先,被剥夺产权的人的精神和自由,立即因此受到深刻影响。在剥夺产权时有一个非常美丽的理论,称剥夺个人产权为了造就所谓的“公有制”(实际上是国有制)。但国有经济的运作和计划,归根结底意味着要将某个特定意志强加给全体国民。当国民对经济运作有不同利益和意见时,哪怕只是为了操作,国有经济的统管者也必须压制任何不同的看法。由于国民已经丧失了对财产的控制权,他们也已经丧失了维护自己利益的法理和力量。

文化革命与其他极权制下群众运动的相似点与主要差异

文革前的十几年里,国民都已经丧失个人的产权和政治代表权。从来未曾有过产权和政治权等基本权利的青年人,从不知道自身利益所在,充斥他们教育内容的是阶级仇恨,以及对党和领袖的忠诚。他们中的精英们等待着领袖和党的召唤,等待着为其效忠。文化革命与所有其他极权制下的群众运动的共性可以归纳为三个要点。

第一,领袖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这决定了领袖是完全不受任何法、规、道德约束的,领袖的至高无上决定了社会里的任何人,包括共产党内最高的其他领导人都只能完全服从他,只要有稍微的不服从,就会导致灭顶之灾。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