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文革

文革:极权制下的群众运动

许成钢:文革会不会重演?类似悲剧会不会重演?私有产权、对私有产权保护等等,都朝着给我们信心的方向发展。

第二是,在领袖领导的群众运动中,煽动、仇恨和暴行紧密结合,三合一。领袖之所以会如此的至高无上,原因不仅仅是有秘密警察,更有被煽动起来的群众。群众运动里,一个核心的内容就是仇恨。没有仇恨,就没有这样暴烈的群众运动。群众的仇恨被煽动到如此程度,为了他们爱戴的领袖,他们中的一些可以杀害自己家人的、朋友的性命,更不用说自己的敌人、对手或不相识的被冠为敌人称号的任何人。彼时的中国,最重要的仇恨是“阶级”仇恨。所有人接受的教育就是仇恨阶级敌人。谁是阶级敌人呢?首先,任何对伟大领袖有丝毫疑问的人都是阶级敌人。但是,“阶级”本来是政治经济学或社会学的概念。在社会科学里,某个人的阶级是由其社会、经济地位,收入来源而决定。例如没有财产的人为无产阶级,依赖工资收入的工人为工人阶级,主要收入依赖资本的叫做资产阶级,主要的收入是从土地而来的叫做地主阶级等等。在文革之前,阶级的概念普遍被用来塑造阶级敌人,用来统治社会。所谓阶级路线是全社会中所有人就职、升迁、升学等有关前途的决定因素。在文化革命期间,所谓“阶级”的概念则更推到了极端。把任何要在政治上打击的人都称为阶级敌人。德国纳粹时期在这点上与文革时期非常相似。和文化革命不同的是,纳粹仇恨的敌人是犹太人,以及任何不信纳粹的,不相信国家社会主义的人。

仇恨离不开对群众情绪的煽动。煽动的目的是创造仇恨的情绪,创造暴力。煽动既包括领袖对群众的煽动,也包括群众之间的互相煽动。所以,煽动、仇恨、暴力三者合在一起的群众运动,清楚显示整个运动的本质是暴民的暴力活动。

极权主义群众运动的第三个共同特点是,对整个社会的全面清肃。清肃的对象非常宽,包括社会精英、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这在所有极权主义国家里都一样。在这方面,文化革命的清洗范围要超过所有其他的群众运动。在文化革命期间,知识界所有的的精英全部受到打击,连中学老师也大都成为革命的对象。打击面之宽是世界唯一,没有任何一个极权制度会打击到这么宽(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可能是唯一例外,而红色高棉是学习文革的产物)。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文化革命与其他极权主义体制的群众运动之间的巨大差异。第一个巨大的差异是文化革命是世界文明史上,唯一的由领袖来煽动群众,从制度上全面自我破坏的运动。这个全面自我破坏初看很奇怪,但这不是神经分裂。领袖的目的就是破坏一个旧社会,建立一个新社会,破坏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世界。这个旧社会就是官僚制度统治的极权社会。在1958年大跃进的时候,毛泽东就曾经有组织、有计划地大幅度削弱过中央官僚体制的权力,但遭到了中央各部委的各种抵抗,尤其是事后。在1962年清算大跃进的错误(或灾难)时,在全国所有县级及以7000党政官员参加的大会上,毛泽东被迫自我批评,并放弃第一线领导权。到了文化革命,他不仅要打倒所有这群耳闻目睹他自我批评的官僚,而且更要被破坏给予他们权力的制度。文革不仅把中央的党政官僚人员的多数都关进牛棚,送到农村去种田,而且更从制度上,正式关闭了中央的多数部门。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