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韩关系

中国化解“萨德”危机需要新思维

谢毅哲:中国需向美韩发声,做好必要反制,在“萨德”部署已成定局情况下,应努力在技术层面寻求国家利益最大化。

中国“十一”长假的前一天,有两条头条新闻或许让北京负责朝鲜半岛事务的外交和军事部门“不得安宁”,牵动着中韩两国的神经。据报道,9月29日上午中国渔船疑因韩海警投放爆音弹,在韩海域起火,导致三人死亡;当天上午韩国国防部宣布确定美国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 THAAD)新址。此时,笔者认为是时间回顾一下中韩关系和寻求化解“萨德”危机的新思维。

自1992年8月建交以来,中韩关系一直健康稳定发展。双边贸易额增长36倍,从1992年的63亿美元到2015年的2274亿美元;每周约有1100趟飞机承载着约20万商人、游客、学生等往返于中韩之间。2014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打破惯例,在尚未访问朝鲜的情况下出访韩国。去年1月,中韩在首尔签署《中韩自贸协定》。去年3月,韩国青瓦台不顾盟友美国反对,决定加入由中国牵头创办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而韩总统朴槿惠也冒着得罪美国和国内保守势力的巨大风险,于9月3日毅然飞往北京,参加由中国主办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朴槿惠总统与习近平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阅兵式的合影,标志着中韩蜜月期的顶峰。

不过好景不长,中韩关系迅速跌入了谷底。今年7月8日(中菲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前四天),美韩不顾中俄一直以来的反对立场,突然宣布将在2017年底前在韩国部署“萨德”,以应对来自朝鲜的威胁。中国外交部立即在当天召见美韩驻华大使,提出严正交涉。紧接着,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及专家学者都通过不同途径表达了反对意见,而韩国政府高层也在不同场合公开“暗示”中国在干涉韩国内政。一时间,中国军演、“限韩令”(抵制“韩流”)、经济制裁、亲华韩国国会议员访华、“事大主义”(历史上朝鲜对华朝贡、小国侍奉大国)、“中俄朝对美日韩新冷战体系”等词汇,充斥于中韩两国的舆论战之中。“萨德”部署问题成为中韩建交24年来的最大挑战。

那么青瓦台为什么要冒着冷冻中韩关系的风险,执意允许美国在其领土部署“萨德”呢?韩国方面的说法是,韩国很清楚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担忧,也并不想部署“萨德” (2013年10月时任韩国国防部长金宽镇曾明确表示,韩国不会加入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在2014年6月美国驻韩美军总司令柯蒂斯•斯卡帕罗蒂公开建议美国在韩部署“萨德”以应对朝鲜军事威胁后,韩国仍保持非常谨慎的态度,仅磋商,不决定。一种普遍解读是,朴槿惠总统说服了国内保守势力,希望通过与2005年已经认识的习近平主席建立战略互信后,借华之力,促朝弃核。

朴槿惠总统的做法确实有所成效,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决议案对朝制裁,并在中韩国防部间建立军事热线以备危机时及时沟通。但今年1月朝鲜第四次核试验后,据韩国媒体报道,刚刚设立的中韩热线形同虚设,首尔的电话请求无人应答(据外交人士透露,与朝鲜有着近似盟国关系的中国是不可能先于朝鲜接韩国电话的),这让花了巨大政治资本打造中韩最佳蜜月期的朴槿惠总统在国内大失脸面。紧接着,朴槿惠所在的执政党新国家党在4月国会选举中意外失利,使她和内阁回归保守,继续打“政治正确”的安保牌(韩国著名智库峨山政策研究所的调查显示53.6%的韩国国民支持“萨德”部署),最终决定允许美国在韩部署“萨德”。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