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诺贝尔奖

搞笑诺贝尔奖:为奇葩研究点赞

哈福德:和正统诺贝尔奖不同,“搞笑诺贝尔奖”的颁发对象普遍荒唐可笑,但往往能揭示出世界的一些现实。

恭喜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和本特•霍姆斯特姆(Bengt Holmstrom)——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Nobel Memorial Prize in Economics)的得主。尽管诺贝尔经济学奖并非根据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所设立,但多年来有一些出色的社会科学家获此殊荣——其中包括一些根本不是经济学家的人,从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和约翰•纳什(John Nash)、到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和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

不过本周我宁愿讨论另一种奖项——搞笑诺贝尔经济学奖。搞笑诺贝尔奖非常愚蠢:生物学奖颁发给一项有关恐龙步态的研究(涉及给鸡捆绑负重棒的方法),医学奖颁发给研究臭脚,物理学奖颁发给探索在你洗澡时浴帘为何往往向里飘的研究。

但搞笑诺贝尔奖的魅力之一是,这些荒唐的研究实际上可能反映了这个世界的一些现实。大卫•邓宁(David Dunning)和贾斯廷•克鲁格(Justin Kruger)因为发现无能的人很少意识到自己无能而获得搞笑诺贝尔心理学奖;邓宁-克鲁格效应如今被广泛引用。多里安•雷默(Dorian Raymer)和道格拉斯•史密斯(Douglas Smith)因为发现头发和线绳倾向于缠在一起而得到了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该发现有可能是理解DNA结构的重要线索。最著名的是,安德鲁•海姆(Andre Geim)因为使一只活青蛙悬浮在半空中而得到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不久后便因发现石墨烯赢得了真正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对这个世界充满异想天开的好奇心应该被鼓励。难怪搞笑诺贝尔奖的信条是它们应该让你发笑,而后引发思考。2001年,搞笑诺贝尔奖委员会就是这样做的,把搞笑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了给乔尔•斯莱姆罗德(Joel Slemrod)和沃伊切赫•科普楚克(Wojciech Kopczuk)。他们二人证明,人们将为了避免遗产税而试图推迟自己的死亡。这突显了激励的力量这个重要观点,自那以来其他领域也发现了这种行为模式。

可惜,多数搞笑诺贝尔经济学奖只引发了刺耳的笑声。这些奖项曾经颁发给尼克•里森(Nick Leeson)和巴林银行(Barings Bank)、冰岛Kaupthing银行、美国国际集团(AIG)、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等。首个搞笑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给了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垃圾债券的发明者之一。他当时正在监狱服刑。

这些都没问题。不过,经济学里肯定有一些表明看起来荒唐、但实际上发人深省的道理吧?(你说,整个学科都是如此?非常搞笑。)

迪安•卡兰(Dean Karlan)和克里斯•尤德里(Chris Udry)怎么没有获奖?这两位大胆的耶鲁(Yale)教授想搞清楚的课题是:缺乏购买农作物保险的渠道,是否损害了加纳的农业生产率?于是他们创办了一家保险公司,向加纳农民出售保险,意外地让自己被套牢——如果加纳不下雨的话他们会赔进50万美元。(大团圆结局:加纳下雨了。而且,农作物保险非常有用。)

心理学家伯恩哈德•博尔格斯(Bernhard Borges)、丹•戈尔茨坦(Dan Goldstein)、安德烈亚斯•奥特曼(Andreas Ortmann)和格尔德•希赫伦策(Gerd Gigerenzer)发现,通过拦下街头的行人、向他们展示公司名列表并询问他们认识哪些公司,他们就可以打造一个跑赢大盘的股票投资组合。肯定值得一个搞笑诺贝尔金融奖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