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教育

衔接学习与就业:21世纪教育的全球实验

陈梓舒:关于学生就业,教育机构与市场信息严重不对称。雇佣者愈发看重利用资源、快速学习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波士顿在2016年9月的最后一周举办了Hub Week。它是一个由波士顿全球日报、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麻省总医院举办的盛会。Hub Week汇集了科技、艺术、医疗、城市规划、环境等各个领域的顶尖人才,在一起进行思维碰撞,共同解决波士顿当地与全球的社会问题,包括为21世纪的学习如何衔接就业提供解决方案。

在9月27号晚上的包容性创新大赛(MIT Inclusive Innovation Competition)颁奖典礼上,麻省理工学院数字经济项目(Initiative on the Digital Economy)为创造就业机会的教育组织颁发了100万美元奖金。在知识型经济、数字时代里,这些组织从下四个角度来解决教育与就业对接的问题:为未来而准备的技能,就业者与就业机会的配搭,劳动力市场的新型运营与商业模式,使用科技与机器最大化劳动效力。

其中Year Up 是“为未来而准备的技能”板块的大奖获得者。在美国,600万青年没有稳定的职业发展渠道;与此同时,在未来的十年内,美国将有1200万工作岗位空缺,原因是找不到技能匹配的人才。Year-up看到了青年人力资源的技能与雇主需求衔接不善的问题,因此为无业青年创建了时长1年的就业技能提升项目。

这个1年的教育项目通过三个方式来提升这些青年的就业可能性:前半年进行硬实力与软实力提升,后半年去企业实习。它的服务对象是美国的低收入社区、城中城里的高中毕业生。85%完成这个项目的青年在4个月内继续上大学或被雇佣。完成该项目的青年,起始年薪达到3万美金以上。Year Up每年服务3000余名学生,在解决贫困青年就业问题的同时,为全球1000强企业提供人才。

Year Up于2000年成立于美国波士顿,第一届招收 22名学生,到2016年一共为13000余名贫困待业青年提供就业技能培训。它的合作实习单位包括贝恩咨询公司、富达国际投资管理公司等,期间还收到来自微软公司的1000万美金资助。2005年之后,Year Up 先后在纽约、 芝加哥、硅谷等地设立分支机构,帮助美国东西海岸主要城市内的无业青年。

Year Up作为成功的衔接教育与就业的案例,被麦肯锡咨询公司写进其研究调查报告《从教育到就业:设计一个行之有效的系统》(Education to Employment: Designing a System that Works)。麦肯锡的这份报告覆盖了25个国家,深度调查100所衔接教育与就业的机构,关注全球7500万无业青年,以及招聘不到初级职员的企业。其中最令人惊讶的发现是,关于学生的就业准备成熟程度,教育从业者的信心远远高于学生与企业的信心。其中,提供教育服务的人员(教师、学校行政人员等)对学生就业的准备成熟度有75%的信心,然而学生对自己就业的准备成熟度只有45%的信心;企业,也就是雇用方对学生就业的准备成熟度也只有45%的信心。这一发现意味着,关于如何让学生为就业做准备,教育的提供者与劳动力市场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哪些是雇用方愿意支付酬劳的职业技能?对这一点,学校少有了解,因此也没能成功地培训学生,使得他们获得企业所看重的技能。

教育与就业衔接不善这个社会问题的产生,重要原因归结于过时的教育模式。就像英国教育家Ken Robinson爵士指出的那样,大型公立教育直到19世纪中期才开始出现在大部分发达国家,为了训练工业革命时代的工厂劳动力而诞生。工业文明从1760年的英国开始,逐步蔓延到欧美、日本,随之进入东欧、前苏联、拉美、亚洲、非洲。中国的工业文明从19世纪60年代的洋务运动开始,改变以往基于农耕、畜牧的生产方式,进入大批量的制造业、矿业等工厂生产。工业文明的重要特征之一,是美国汽车企业家福特所发明的流水线,每个岗位上的工人大量重复劳动。对比现行教育,大量的作业与题海战术都逼迫学生进行高强度的重复脑力劳动。在这个劳动过程中,学生只需要看题库,机械式地背答案,不需要自己去思考问题、想出解决问题的方式;就像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中的流水线工人查理那样,只需要按照指令,重复拧六角螺帽这个动作,不需要思考六角螺帽是怎么做出来的、有没有更优的机器模型。也就是说,工业时代所产生的教育模式,目的在于培养学生做流水线上的工人。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