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午餐

与FT共进午餐:“老江湖”陆正耀

在陆正耀看来,网约车的C2C和B2C两种商业模式的前途已定。他的兴奋焦点已经转到了下一个业务增长点:汽车电商。

编者按:自10月上旬起,中国各大城市陆续发布“网络预约出租车”(简称网约车)管理细则,为即将于11月1日生效的全国性“网约车新政”做好落地的准备。对于私家车参与网约车运营,北京、上海、深圳、天津等大城市在汽车轴距、排量、注册地,以及司机户籍等方面做出了多种限制性规定。这些限制条款,尤其是京沪两地规定网约车司机必须拥有本地户籍,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就在上述细则发布前两周,FT中文网总编辑王丰在北京与神州优车CEO兼董事长陆正耀进行了专访。主打B2C专车模式的神州优车受网约车新政影响较小,但陆正耀这位资深创业者对网约车行业的商业模式、盈利前景、政策走向等判断仍旧值得借鉴。

在与神州优车CEO兼董事长陆正耀的一个多小时餐叙中,47岁的他动辄以“老江湖”“老同志”自称。

“我们这种老江湖,看电影都喜欢《老炮儿》这样的电影…我们不讲情怀,不讲概念,但我们老同志说话做事靠谱 …我们理科生的思维,只重视理性分析和数学模型。”

身材魁梧的陆正耀说话略带福建口音,讲到兴奋处语速飞快,不时蹦出这样半严肃半调侃的自我评价。按9月26日采访当天的股票收盘价计算,神州优车总市值约423亿元。从2015年1月神州租车宣布进军专车市场,到今年7月中旬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按照陆正耀此前的说法就是“我们用500天的时间,做了一个400亿市值的公司。”

这位老江湖对数学模型的重视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我们在神州优车北京望京总部旁边一家酒店里刚刚落座,还未寒暄几句,他先让服务员拿来纸笔,驾轻就熟地给我画起了神州优车的成本/收入曲线图。他还在纸上列了一系列计算公式,细致到每位专车司机平均每天拉单数和客单价的变化,并通过加权平均计算了神州历次“充值100送XX”优惠活动对收入的影响。

图上的两条线显示,神州优车的司机们每跑一单生意的平均成本逐渐降低,单均收入逐渐升高,两条线在过去几个月逐渐靠拢。“现在这两条线还差一点点,马上就要碰到一起了——也就意味着我们要开始赚钱了。” 说到这里,他放下纸笔,圆脸上满是志得意满的笑意。

近几个月,同样的公式和曲线,陆正耀已经向媒体和投资人展示了无数次。毕竟,对于已经成为“专车第一股”的神州来说,盈利和增长是它下一步需要向资本市场讲的故事中急缺的元素:2015年,神州优车巨亏37亿元;2016上半年仍亏损23.79亿元(扣除一次性管理层股权激励费用后净亏损13.95亿元),是新三板亏损第一大户。

陆正耀说,神州优车已经是他的第三次创业。1991年从北京科技大学拿到计算机学士学位后,他在几年后首次创业,从事通讯设备代理和系统集成业务。2005年,他涉足汽车与出行行业,模仿美国AAA汽车俱乐部的形式创立了联合汽车俱乐部,提供道路救援和汽车保险等汽车服务。两年之后,他创立神州租车,后者很快成为中国租车市场的领先企业;

就在我们这次餐叙之前几天,神州优车推出了一项明显针对竞争对手滴滴出行的“U+战略”,宣布向符合条件的私家车主免费开放网约车平台,并着重宣传“永不抽成”的承诺。这意味着神州从自己一直专注的B2C模式主动出击,向两个月前刚刚合并了优步中国、在网约车市场一家独大的滴滴出行展开了釜底抽薪式的突袭。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