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俄美关系

与普京打交道的四点建议

斯蒂芬斯:俄罗斯总统希望得到世界的尊重。西方应重温管理大国关系的一些老规矩,拟定务实的“重启”战略。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政权在描述自我时带着满腔怨恨。这位俄罗斯总统怀揣着一份冗长的清单,记录着他的不满和想象中受到的怠慢——从苏联(Soviet Union)解体到欧盟(EU)和北约(Nato)的扩张、再到美国对中东的军事干预。不过,最带有个人色彩的伤害是几年前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说过的一些话。

普京渴望得到尊重。奥巴马说,俄罗斯不过是一个“地区强国”,它在乌克兰复仇式的军事干预是软弱、而非强大的表现。俄罗斯的举动带来“麻烦”,但并不是美国国家安全面临的最大威胁。你能听到克里姆林宫撕心裂肺的怒吼。

该评价既对也不对。几乎在所有方面——经济、人口、社会或科技——俄罗斯都面临着无可挽回的衰落。不过,奥巴马低估了俄罗斯使用其仍然令人生畏的军事力量的意愿。当西方对谨慎的重视高于其他一切时,普京是那种随时准备冒险的领导人。奥巴马还忽视了冒险主义和受伤害的民族自豪感之间的关联。如果说普京想要在国际舞台上获得某种东西的话,那便是被当作能与美国和中国平起平坐的强国的领导人对待。

除非发生一场政治地震、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胜,11月的美国大选不会改变俄罗斯和西方关系的基本参数。奥巴马在上任初期提出的“重启”美俄关系的策略,败给了俄罗斯的一系列举动——吞并克里米亚、侵占乌克兰东部地区以及对叙利亚阿勒颇市(Aleppo)狂轰滥炸。

不错,西方仍然有普京的崇拜者。不光是特朗普。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在整个政治生涯里都在反对西方进行的战争。他做不到指责俄罗斯对阿勒颇平民的屠杀。和他一样的还有法国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以及匈牙利和希腊亲俄罗斯的法西斯主义政党。极左翼和极右翼在这点上不谋而合。

然而,几乎其他所有人都清楚,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军事干预是克里姆林宫一项更广泛战略的表现。维系政权和敌视西方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支持欧洲或左或右的民粹主义政党、颠覆前共产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度、以及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总统竞选团队发动网络攻击,本质都一样。普京的目标是自由国际秩序。他希望由大国来瓜分世界,恢复俄罗斯对周边邻国的宗主地位,并凸显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的重要性。

对于西方来说,目前没有现成的应对办法。西方国家可以从冷战中吸取有益教训——特别是有关可预测的标准化回应策略的重要性。同时,外交官和策略家需要重新学习一些有关管理大国关系的老规矩。但是,尊敬的普京先生,俄罗斯不是苏联。美国及其盟友可以采取的有效办法是,确立一些原则,拟定一项务实的重启战略。首先要从四点做起:决心、一致性、接触和尊重。

决心是最重要的一点。普京是机会主义者,而不是大战略家,他伺机试探着敌人的弱点。西方的失误是担心威慑会被视为挑衅。由于没能表现出决心,它激化、而非缓和了紧张关系。北约部队在东欧的前沿部署,在某种程度上使公众安心。但是华盛顿方面应该发出明确的信息,明确其在叙利亚和欧洲的底线——俄罗斯一旦跨过这条线就要承担后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