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6腾讯WE大会

“深潜英雄”崔维成:闯出一条中国科研新路

从“蛟龙号”到“彩虹鱼号”,崔维成决心尝试一套新的科研方法,结合民间资本进行基础研究,让中国海底深潜技术在空难打捞等多场景下真正发挥作用。

在中国,飞到天外的人被称作“航天英雄”,下到海底的人则被誉为“深潜英雄”。崔维成即是后者。

“那里十分荒芜,但有种奇异的美感。”《自然》(Nature)杂志将他评选为“中国科学之星”时,引用了他这句对海下7000米见闻的回忆。

同神舟类似,“蛟龙号”也是中国科学界的骄傲,意味着财力日渐丰厚的中国,开始敢于增加基础科研投入。

目前,中国的载人深潜技术已跨入先进国家行列,但是跟几个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距离,这种差距主要是在体制。

崔维成略带遗憾地这样阐释道,“我们’蛟龙号’的成果,并没有得到很广泛地应用”。

这位“蛟龙号”的副总设计师、“深潜英雄”,意识到了中国特色体制给科学攻关带来的束缚。理性的他不喜欢像文人那样站出来批判一番,而是决心走出一条新路给体制看看谁更好,“彩虹鱼”项目应运而生。

“在做潜水器的时候,你会攻克一系列的关键技术,而这些技术对我们的产业会很有(应用)潜力。原来在体制里,这些都做得不是很充分。”

崔维成希望“彩虹鱼”项目能有所不同。他表示,要用一套系统工程的方式去管理和推进项目,科研取得的成果,只要有转化价值,马上就转化,不用再等到整个项目做完以后。

他为“彩虹鱼”定下的第一个小目标,是要在四年后将人类成功送达11000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底部。他为此设计的“流动实验室”架构为:一艘4800吨级的科考船、一台万米级的全海深载人探测器、一台万米级的全海深无人探测器,再加三台全海深着陆器。

可惜,依然任职于上海海洋大学的崔维成终究离不开体制。尽管他寄望于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深潜研究的新路,但最初他内心还是期待能抓住体制内的科研资金来源“大头”,尽管这条路没能走通。

以下为崔维成接受本期《高端视点》视频访谈的文字选编。

神舟上天,蛟龙入海,您曾被Nature专业杂志评为“中国科学之星”。现在让“彩虹鱼”号冲击11000米海底深潜纪录,可以说是你最大的目标吗?



应该是我当下的一个重要的目标。我有机会做了蛟龙号,让我们国家的载人深潜技术真正接近了发达国家的脚步,但是与最先进的国家相比还有一些距离。那么,我就是想在这个基础上把11000米的潜水器做出来,登上载人深潜技术的一个顶峰。这是我现在十年里给自己定的一个目标。


那你具体有什么样的分段计划,来实现你这十年的小目标?



以前做的潜水器都只是下去一次两次,类似赛车型的、探险型的,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一个能使用三四十年、能够反复使用的一个成熟的深海调查平台。

实际上,整个这个项目的推动,整个起因,都来源于蛟龙号项目的经历。我花了过去十年时间负责蛟龙号项目,国家对蛟龙号取得的重大进展也给予了高度肯定。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当然是很高兴。但是,我们关心的不是已经取得的成绩,而是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再改进一下。我就觉得从管理的角度来说,从技术攻关的模式来说,还有好多可以改进的。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