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韩国

朴槿惠不是民主的笑话

李开盛:干政事件根源在于朴槿惠个性而非韩国民主。在此事中,权力制衡、媒体自由及监督功能得到了充分展现。

在很多中国人看来,那些奉行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在2016年真是让人吃“惊”连连。有的是“惊奇”,如英国的公投脱欧,以及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的获胜。有的是“惊喜”,如菲律宾选举选出一个杜特尔特,中美菲三角关系由此来了一个乾坤大逆转。当前韩国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干政”事件则让人倍感“惊异”,未经证实的说法也不胫而走:堂堂总统竟然被一个据说有巫教背景的人精神控制,这个国家怎么了?!

不是制度惹的祸

其实,韩国人的这种想法更加强烈。作为一个自尊心极强的民族,我碰到的几乎所有韩国人在谈及这件事时都会用到“尴尬”、“羞愧”甚至“耻辱”等类似的词,以至于笔者都不敢同他们主动讨论这个问题,以免触及他们敏感的自尊心。

但事实上,在此次事件揭露发酵过程中,韩国社会展示出了许多值得自豪的一面。事发前,是韩国媒体(甚至包括亲政府的保守媒体)的不依不饶,而不是任何外国媒体以及国外政治势力,不惜杠上总统亲信,并最终曝出崔顺实修改朴槿惠演讲稿的猛料。在事件曝光以后,韩国民众更是多次走上街头发动示威抗议,而学校的教授学生们则发表声明,呼吁朴槿惠下台。检察机关的公信力尽管受到质疑,但也迅速逮捕了崔顺实以及刚刚辞职的总统亲信。反对党更是连连抨击总统与执政党,最终迫使朴槿惠亲自到国会磋商如何收拾政局。与此同时,在政治乱成一锅粥的同时,韩国的经济社会生活却基本如常。也就是说,总统虽已脱轨,但社会并未失序,这其实是一个成熟民主社会值得骄傲的地方。

进一步细究,闺蜜干政事件的根源在于朴槿惠的个性而非韩国民主。事实上,正是这一事件表明:韩国的权力制衡(国会和反对党对政府和总统的制衡)、媒体的自由以及监督功能、公民社会的活力以及对政治的影响力,都得到了充分展现。崔顺实之所以能够得以干政,就在于进入了连民主政治也难以监控的角落:总统的私人领域。而她之所以能够进入,就在于她利用了朴槿惠在公主身份下长大(其父为1961至1979年统治韩国的独裁者朴正熙)、经历了父母被刺的复杂政治生活、一直独身而养成的复杂个性:不喜与人沟通、对他人强烈不信任、公域与私域无法区分等。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昭示我们:权力在任何时候都可能会被滥用,在任何情况下都需要被监督,甚至连政治家的私人领域也不能例外。

当然,韩国的民主并非全无问题。很多人,特别是中老年人,当初之所以支持朴槿惠当选总统,就是看中了她父亲执政时的政绩,而非她本人的能力与政纲。另外,地域主义即以候选人的来源地来决定自己的支持对象,也是韩国选举中的痼疾。这些因素导致了那些不一定有资质的人可能被选上台,以及加深了韩国政治中不同派别、地区之间的对抗。但对于刚度过民主化“而立之年”的韩国来说,这些都属于进步中的问题。而此次朴槿惠闺蜜干政事件,则可能把坏事变成好事,促进韩国人对于如何选总统进行反思,从而进一步提升民主的成熟度。

另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或许是,韩国人过于高昂的政治激情可能压倒了必要的政治理性。当前韩国民调以及民众游行的压倒性主题是朴槿惠下台,但所依据的只是媒体报道,而不是检察机关的最终调查报告。民众的想法很简单,不能再让一个这样的人代表国家、管理国家。但对于一个成熟的民主制度来说,激情可贵,但理性尤佳。当前激昂的民意与各派政治力量之间,如何达成一个对韩国最为有利的结果,还值得当事者慎思。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