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6美国大选

华尔街将成为特朗普上台的赢家?

邰蒂: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他的政策可能会增加纽约作为金融中心的吸引力,而伦敦可能成为相对的输家。

在智库Z/Yen上月公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排行榜中,伦敦位居榜首,略微领先于纽约。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近些年,伦敦一直在多项类似榜单上占据榜首。但当Z/Yen几年后(在特朗普时代)发布这一排行榜时,排名顺序很可能将已发生改变。

美国大选结果的前景之一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策可能会让纽约成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这可能让伦敦成为相对的输家——除非英国当局做好还击的准备。

为何如此?原因不一定是他有任何刻意支持华尔街的“计划”;他似乎没有这样的计划。他在竞选过程中几乎没有提到过金融行业——反过来,大多数银行家也忽略了他。实际上,今年金融业对他的捐款仅为73.7万美元,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杰布•布什(Jeb Bush)的捐款则分别为7800万美元和3300万美元。

但是,可能提高纽约地位的是四个关键因素的共同作用。

第一个是显而易见的:英国脱欧引发的不确定性将损及伦敦的未来。在公开场合,国际银行家们坚称,伦敦仍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比如在最近,巴克莱(Barclays)首席执行官杰斯•斯特利(Jes Staley)指出了伦敦的“引力”。但在私下里,资深银行家们正准备在英国正式脱欧时迁走至少部分业务。此外,尽管法兰克福和巴黎等欧洲大陆的金融中心正在招揽业务,但许多资深银行家表示,鉴于美国的基础设施、人才库和灵活的劳动法规,它看来吸引力更大。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欧盟(EU)某个地方复制出我们所称的‘伦敦’的可能性很低,”英国央行副行长乔恩•坎里夫(Jon Cunliffe)上月在英国国会上院(House of Lords)表示。“但是,纽约已具备伦敦的特点。”或者,正如伦敦金融城管理当局(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政策主席包墨凯(Mark Boleat)所评述:“只要英国出现岗位流失,纽约就将成为最大受益者。”

然而,脱欧并非唯一因素;第二个是监管和政治环境。十年前,时任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委托麦肯锡(McKinsey)做了一份报告,报告称,由于监管环境更友好,伦敦正从纽约那里抢走业务。

如今情况不同了。自从2008年危机以来,英国监管机构已非常正确地执行了改革。银行税在政治反弹中出台了。当然,美国的监管也收紧了;看看长篇累牍的《多德-弗兰克法》(Dodd-Frank)吧。但在美国,对银行的抨击已逐渐消失了。现在,特朗普政策团队不但正在私下讨论着撤销部分改革措施,而且也在考虑让银行家进入政府任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已成为潜在财长的讨论人选。其中的象征意义非常深远。

第三个因素是银行的健康状况。近年来,美国的银行已清理了资产负债表,并注入了新资本。欧洲同行已落在后面,这意味着,美国的银行在世界舞台上重新崛起了。如果特朗普放松管制,这一点还可能放大。如果美联储(Fed)下月加息——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上周四暗示将加息——那将提振美国银行业的费用收入。

部分得益于特朗普的刺激计划,美国经济可能会增长。该计划本身可能产生第四个支撑因素。毕竟,企业信心增强、企业活动增多通常会增加对于金融服务的需求。形成对照的是,在欧洲,经济低迷和顽固的政治分裂已损害了信心。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