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时代的噪音

当台湾创作者面对中国大陆

张铁志:一个音乐界朋友说,台湾有许多资深音乐制作人去中国大陆,毕竟钱多市场大,但许多人却又回到台湾。

一个音乐界朋友说,过去这些年,台湾有许多资深音乐制作人去中国大陆,毕竟钱多市场大,充满无限的可能,但是最后许多人却又回到台湾。理由是,大陆没什么好案子可以做。主流音乐工业更有兴趣帮那些真人秀歌唱比赛的得奖者出专辑,因为他们已经有高人气,容易成功。这些公司没有耐心培植好的新创作者。

主流音乐公司没兴趣培植创作者,对独立创作的歌手来说,则是没时间创作,一年到头太多音乐节,钱赚不完,谁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银子?于是我的一个民谣歌手朋友刻意去云南,希望远离繁嚣,好好地静下来创作与排练。

另一个台湾建筑界的朋友在多次去中国担任评审后感叹说,中国现在非常国际化。年轻建筑师现在太多机会、太多资源,尤其他们现在都放眼世界,希望成为世界建筑地图上的新星。相对的,台湾的年轻建筑师连在台北都没什么案子,只能在台北以外的其他城市,乃至比较乡村的地方,去实践自己的梦想。

然而,这些不在台北的建筑师却在这几年不断获奖。他们在所在地认真思考建筑与小区的关系,探讨作品与环境和人的深刻连结,因而慢慢摸索出自己的方法论。尤其是,不少年轻建筑师都受到一位资深建筑师黄声远的影响。黄声远有哈佛学位,但回台后却长期根植于宜兰,工作室就叫“田中央”,其建筑作品也大都是宜兰的公共建筑。如今,他不仅在中国具有很高声望,作品也正在从日本到欧洲巡回展览。

这是台湾的希望之光。

我的上一篇专栏《台湾的沉静 vs.中国的浮躁》得到许多读者的不同回响,但更多领域的状况似乎辅佐了该文的论证:中国此刻遍地黄金,市场广大,人们不断向前冲,这对商业创新或许是好事,但是对文化创造未必。因为文化必须根植于生活,必须透过不断的累积与酝酿,必须在反思中前进,不可能是一蹴而就。

中国当然有许多愿意慢火蹲点的创作者,也可能比台湾有更多资金愿意支持这些创作,但那都不是时代的主旋律。一个影评人跟我说,他们要选出2016年的十大华语片,中国部分实在是少到难以选择,反而台湾会有两三部。

在上次专栏也提到,台湾的小与慢,来自土地与民间的深厚生命力,反而应该可以给予创作者更多的力量。

我也举例来自缅甸但在台湾学电影拍电影的导演赵德胤,最新作品《再见瓦城》肯定是今年两岸三地最好的华语电影之一。他的例子对台湾也深具意义。因为,赵德胤之前有马来西亚的蔡明亮,也是在台湾学电影拍电影,而成为一个世界级导演。新加坡年轻导演陈哲艺两年前的电影《爸妈不在家》打败许多大师,拿下台湾金马奖的最佳影片。这些台湾以外成长的电影工作者曾经深受台湾新电影影响,看着杨德昌、侯孝贤长大,现在换他们在台湾发光发亮。

在文学上,许多马来西亚作家在台湾读书、写作,壮大了所谓“马华文学”。是台湾,而不是中国,让他们可以在马来西亚之外长出新的枝干。

这是台湾最大的利基点:面对庞大的中国,台湾应该要思考的是,如何利用台湾的人文传统、创作自由,三十年来累积的社会能量,和适当的政府政策,更开放地吸引外来创作者,让台湾成为华语世界最重要的创作基地。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