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MBA

美英签证收紧影响MBA生源

商学院海外学生毕业后想要留下来工作从来不是易事,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和英国退欧公投后,许多人担心更难了。

如果没有商学院的帮助,乔•周(Joe Zhou)从中国迁至美国、然后成为一个高科技创业者的梦想就已破灭了。最终他如愿以偿——但整个过程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在从波士顿大学奎斯特罗姆商学院(Boston University Questrom School of Business)毕业后,由于未能申请到工作签证(美国联邦政府每年发放的工作签证数量有限制),周先生曾面临不得不很快回国的窘境。

不过,附近的巴布森商学院(Babson College)救了他,该校从分配到的少量H1-B签证中给了他一份。这些签证是为该校的常驻全球创业家(Global Entrepreneur in Residence)项目发放的。

周先生表示:“这个签证至关重要。”目前,他为巴布森商学院的学生提供辅导,以换取留在美国的权利。此外,他还在运作着自己的初创公司第一滴血(First Blood),这是他今年和人共同创办的一家在线游戏平台。

商学院海外学生在取得文凭的国家留下来工作,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和今年6月英国退欧公投之后,许多人担心留下的难度会进一步加大。

根据负责商学院GMAT入学考试的管理学研究生入学委员会(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uncil,简称GMAC)提供的数据,今年计划聘用MBA毕业生的美国雇主中,只有四分之一的雇主预计会接受外籍求职者。

此外,在去年曾聘用MBA毕业生的雇主中,47%的雇主告诉GMAC,他们不会考虑聘用在美国境外出生的毕业生。他们提供的原因包括聘用外籍毕业生成本太高、相关手续太费时间、往往还有语言障碍。

英国退欧的投票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源自对移民的担忧,而这一投票结果已引发留学生担忧:英国可能进一步收紧针对希望留下工作的外国MBA学生的签证限制。

对外国MBA学生群体来说,他们学成后就业的机会在2012年就已大大减少。当时英国政府取消了让毕业生留在英国工作的一类签证(tier-1 visa),导致部分商学院和大学的印度学生申请量大幅减少。

2011/12学年,近10%的亨利商学院(Henley Business School)硕士课程新生来自印度。一年后该比例下滑至2%。

研究生教导主任彼得•米斯克尔(Peter Miskell)表示,对亨利商学院来说,幸亏其他市场(尤其是中国)申请人数增加。

根据GMAC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桑吉特•乔弗拉(Sangeet Chowfla)的说法,在英国退欧公投之前,对毕业后能否留下工作的担忧就是留学人士的一大心病。乔弗拉指出,尽管英镑疲软增大了留学英国的吸引力,但这种益处可能是短暂的。

他说:“欧洲以英语教学的管理学研究生课程大幅增加,使得欧洲大陆的其他求学目的地更具吸引力。”

荷兰奈尔洛德商业大学(Nyenrode Business Universiteit)就是其中之一。该校金融中心(Centre for Finance)主任丹尼斯•芬克(Dennis Vink)指出,奈尔洛德的留学生受益于荷兰相对宽松的移民规定,它允许学生签证持有者在毕业后工作最长一年时间。

他说:“将会出现一轮向欧洲北部国家的转移。”

按照米斯克尔教授的说法,英国对签证的限制之所以没有影响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申请亨利商学院的人数,是因为这些学生毕业后不想在英国工作。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