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露西•凯拉韦

我为何离开FT去教书?

凯拉韦:明年此时我将成为一名数学老师。我参与创办Now Teach,鼓励职场人士改行教书,希望大家加入我们。

明年这时候,我将不再坐在英国《金融时报》(简称FT)的工位上写着嘲讽疯狂公司生活的专栏,而是会站在内伦敦一所学校的教室里,给一班青少年学生讲授三角函数的基本原理。

这次职业变动有好些地方不寻常。一是我转行较晚——等我开始执教时就58岁了。二是我公布消息较早——实际上我要到明年7月份才正式离职。

我之所以提早这么多宣布消息,是想说服你们抛下正在从事的无论什么工作,加入我的行列。准确地说,我打算说服的是这样的你:a) 到了一定岁数 b) 意志坚定 c) 生活在伦敦 以及d) 对教授数学、科学或英文这几门最缺老师的科目有兴趣。

过去几个月,我跟一帮靠谱的人混在一起,在创办一个组织,目的是鼓励银行业人士、律师和会计师们将剩余的职业生涯奉献给讲台。我们这个组织叫Now Teach(现在教书吧),我们力图效仿Teach First(先教书吧),说服那些最聪明的人相信,教书是又酷又崇高的职业,只不过Teach First是鼓励最优秀的毕业生,在投奔麦肯锡(McKinsey)、普华永道(PwC)或高盛(Goldman)之前先去教书,而我们是反过来,想说服那些已经在麦肯锡或别的什么地方度过了一段职业生涯的人改行去教书。

并不是每人都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当我告诉我的专栏作家同事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这个消息时,他不解地看着我。“让我确认下我的理解对不对,”他皱着眉头说,“你要离开一份你很擅长、薪水不错、为你带来赞赏、非常自由、光鲜体面而且非常灵活的工作,换一份待遇较差、难度较高、不自由、不光鲜、压力非常大而且你可能非常不擅长的工作。还是我有什么考虑漏了?”

回答是,吉迪恩,你确实没考虑全。没有人能一直干同样的事。大多数工作干上20年已经很长了。就因为我这份工作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我才一直干了31年。但即便如此,这也够长了。对待工作,应该像对待派对一样,最好在你仍意犹未尽时离场。

对我来说,从头再来、去学一些全新又十分困难的东西,恰恰是部分意义所在。与一群跟我的孩子们年龄相仿的同事们共处一个教研室也是部分意义所在。但最主要的意义在于,我希望在我的下一段人生旅程里做一个有用的人。考虑到鄙人整个职业生涯均建立在讽刺他人的基础上,这一点或许会让我的读者们难以置信。诚然,我知道戳破那些首席执行官的自负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有用的,但那并不是我心目中的有用。

几个月前,我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在银行业、公司法或大多数管理职位上已难觅50几岁的人。一位有先见之明的FT读者留言道:到了“终于去教书(Teach Last)”的时候了?是的。学校需要老师。我们这代人大多已经还清了贷款;我们有退休金,也经得起减薪。我们将活到百岁,也将一直工作至年逾古稀。如果伦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可以环球巡演到80岁,我也肯定有精力在教室待一整天,教孩子们我最爱的科目。

很多人断言那也没用,因为我这岁数的人不可能降得住那些难以管教的青少年。但我不会把我自己和Now Teach招募的其他人丢在学校里不管。我们与教育慈善机构Ark有合作,Ark懂得如何培训教师。我参加过他们的一些讲座,并学会了用怎样的站姿和语气能让孩子们老实。我在镜子前演练过:我的威严几乎把自己都震慑住了。

眼下我禁止所有FT读者们发告别邮件给我,因为我还没走。我将一直待到明年夏天,即便到那时,我也不会跟FT一刀两断。在教授三角函数之余,我一有空就会继续为FT撰稿。

我只希望大家来信告诉我对Now Teach有何高见。

我更愿意获悉有人已准备告别公司生活,加入我的行列。

译者/偲言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