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全球政治

继特朗普胜选后勒庞会上台吗?

拉赫曼:即便在英国退欧和特朗普上台后,勒庞也未必能在法国获胜。但勒庞若当上总统,很可能导致欧盟解体。

去年这个时候,我写道,“我对2017年有一个噩梦般的想象:特朗普总统、勒庞总统,普京总统”。因此,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胜后的下一个问题是,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是否能真能成为法国总统?

在上周末中右翼阵营初选之后,勒庞看上去可能在明年5月份与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或阿兰•朱佩(Alain Juppé)进行终极对决。这两人都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式的建制派人物,将是极右翼领袖勒庞的理想对手。

如果极右翼在法国获胜,将为欧洲和世界政治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勒庞当上总统很可能导致欧盟(EU)的崩溃。她希望让法国退出欧洲单一货币,并就法国是否留在欧盟举行公投。

即便勒庞上台后软化了自己的立场,也很难设想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下的德国如何能跟一个民族主义、威权主义的法国携手合作。随着德国和法国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法德的对立将重回欧洲政治的中心。

勒庞获胜对全球的影响也将是严重的。在联合国(UN)安全理事会(Security Council)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有四个将要么是非民主国家(俄罗斯和中国),要么是由民族主义右翼领袖领导的民主国家(美国和法国)。在这种情况下,国际法律秩序可能崩溃,世界秩序可能再次向右转。

当然,即便在英国退欧和特朗普上台之后,也不存在什么因素决定勒庞必然在法国获得胜利。无论有多少参考价值,民意调查仍然表明,她可能会以明显差距输掉第二轮选举。虽然勒庞对特朗普政府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并且得到特朗普的“另类右翼”(alt-right)顾问的支持,但特朗普现象和勒庞现象之间存在着重大区别。

与特朗普不同的是,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了,在更大程度上已经为选民们所熟悉了。法国对上世纪40年代维希政权的痛苦记忆或许也意味着,比起美国,法国对极右政治更加免疫。

然而,与此相反的一种可能性是,曾担心勒庞把法国变成国际社会“贱民”的该国选民,现在也许觉得,特朗普当选让他们获得了投票支持极右翼的“许可证”。

法国转向威权民族主义显然具备比美国更充分的客观条件。法国遭到了伊斯兰极端分子的野蛮恐怖主义袭击。在大多数大城市中,存在着大量未融入当地社会的的穆斯林人口。全国总人口的失业率超过10%。

最重要的是,政治建制派遭到鄙视。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的支持率最近创下4%的惊人低点。如今的政治、社会、经济和国际环境对勒庞都简直不能更有利了。

近年来,勒庞已跟父亲让-马里•勒庞(Jean-Marie Le Pen)撇清了干系,后者的种族主义观点是公开的,让人感到难堪。近来,勒庞的言论确实没有像特朗普那样煽动性十足和不诚实。但这位法国极右翼领袖也发表过令人瞠目结舌的言论。比如,她曾把在法国街头祈祷的穆斯林与纳粹占领军相比。

在海峡对岸的英国,政府里甚至可能有些人会暗自希望极右翼在法国取胜。法国现政府带头要求英国必须为退欧付出沉重代价,而勒庞赞扬了英国的退欧决定。也许勒庞获胜甚至可能解决掉英国退欧问题,因为欧盟或许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对支持英国退欧的特朗普胜选所代表的“机会”表示欢呼,他或许也在勒庞的崛起中嗅到了类似的“机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