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教育

行政化的高校贻害中国

王军:愈演愈烈的行政化束缚了中国高校手脚,限制其健康发展。高校俨然成为中国各项改革事业中最难啃的骨头。

最近,中国高校去行政化问题再次跃入人们的视线。这样一个提了多年的老问题,为什么始终难以解决?

应该说,高校行政化是中国“特色”之一,也是中国高校表现最严重的病症之一。就规模而言,全球只有中国拥有如此众多官僚色彩浓厚,行政干预无孔不入的高校。如果严格按照西方“大学”的定义,中国恐怕没有一所可称之为“大学”的学校,此“大学”非彼“大学”也。原因正是行政化与大学精神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中国高校行政化产生的根源,简单说便是,政府投资建设了高校,似乎管理和维持高校的运转也是政府天经地义的责任。其实,这是一种误区。国外发达国家如美国也有许多公立大学,其中不少声誉卓著,运行高效,但我们很少听到他们的学校因行政化而出问题的。这表明,无论是政府投资的学校,还是私立学校,都必须建立一个良好的符合大学自身要求的治理机制。

遗憾的是,中国高校未能建立起符合现代大学要求且彼此配套的管理体系。原因是,中国高校一直以来就是执政党的一个棋子,是有着行政级别的政府机构。这一点在共产党执政之后逐步强化。在“文革”期间,高校是急先锋,学校各项教学活动处于停摆和瘫痪状态。后来的改革开放,本应给中国高校带来一些改革春风,然而,正如大家所看到的,愈演愈烈的行政化束缚了高校的手脚,限制了学校的健康发展。今天的高校俨然成为中国各项改革事业中最难啃的那块骨头。

与欧洲动辄几百年建校历史的高校相比,中国高校实属年轻。二者间本不具什么可比性,但既然中国要办大学,就应该让大学具有基本的精气神,绝不是盖几栋高楼那么简单。中国高校虽经几轮数量上的“大跃进”,但本质并无多大改变。难怪有学者断言,中国只有一所教育部大学。

现实中,中国大学是官场,各类资源依行政级别进行分配,谁官大,谁就能霸占更多的学术资源,在职称评定、课题研究、资金分配和论文发表等等一路绿灯。“校级领导一走廊,处级干部一礼堂,科级干部一操场”的现实,已经严重偏离了大学的要义。

此外,中国高校还有着其他政府机关的一切通病。一方面,高校行政化泛滥,另一方面却缺乏有效监督,使得不少高校成为贪腐的重灾区。一些高校领导拉帮结派,任人唯亲,颐指气使,飞扬跋扈,全然没有一点学者样,更别提什么教育家了。部分高校领导竟自行设置奖项,自己给自己颁奖。他们与从前官场上混的县太爷没什么两样,一些校长的做派还让人联想到影视片中黑社会的老大。

上梁不正下梁歪。行政化诱导着教职员工的行为,造成的影响和后果难以估量。例如,大学中的许多人对当官心向往之,趋之若鹜,而对坐冷板凳进行学术研究则提不起兴趣。一些刚获得博士学位的青年教师,不是潜心研究和教学,而是费尽心机拼个一官半职,在“积极要求进步”的感召下做着当官的梦。有时面对领导的训责和压榨,还要卑躬屈膝,谨小慎微。另外,他们还必须能随叫随到,因为有大量的紧急会议在等待着他们,他们的工作节奏完全不像按部就班的教学人员,更像为各种突发事件待命的消防队员。这不能怪他们,都是制度惹的祸,因为官职不仅与获得的各种资源相关,还与五花八门的津贴和退休后的待遇相捆绑。当上官后,本该由学术能力决定的职称评定也变得顺畅起来,似乎当了官,学问也变好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