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6年度报告

和“奥巴马的世界”说再见

卢斯:奥巴马相信,任何问题都能通过理性思考来缓解;特朗普则恰恰相反。在特朗普时代,奥巴马的“遗产”将被迅速清除。

人们忍不住认为,历史已翻开新的一页。唉,后人可能认为,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 2008年选举上台是对愤怒的美国在9/11恐怖袭击后所走道路的临时改道。奥巴马呼吁与穆斯林世界开放对话。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团队几乎对伊斯兰宣战。奥巴马相信,没有什么问题不能通过理性思考来缓解,而特朗普的直觉恰恰相反。无论特朗普政府最终是什么样子,我们知道一点:奥巴马的遗留影响将被清除。在许多情况下,这只需特朗普大笔一挥就能搞定。

对奥巴马政治遗产的清除,将远不止废除国内法律或者外国协议。特朗普将会废止“奥巴马医改”(Obamacare),或者将它改得面目全非。他将对是否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持开放态度”,还可能撕毁美国-伊朗核协议。这些举措将破坏奥巴马最耀眼的成就。而不那么显眼的成就,比如禁止在北极钻探,禁止采用“高强度审讯手段”,以及提议关闭关塔那摩湾(Guantánamo Bay)拘押中心(从未完成),也将被丢进垃圾桶。最终,奥巴马会显得就像从未当过总统。

吊诡之处在于,将特朗普选上台的美国人已经在怀念奥巴马。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即将卸任的总统身上。但奥巴马的人气高得异常。认同奥巴马工作的民众比例达到55%,与相同任期阶段的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持平,高于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它比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高出20个百分点。特朗普越是在Twitter上发表意气用事的言论,美国人就越欣赏奥巴马冷静权衡利弊的风格。“淡定奥巴马”甚至提出,应该给予特朗普成功的机会。他向《纽约客》(New Yorker)表示:“我认为,在世界末日之前,世界就没有亡。”

然而,奥巴马所知道的世界已经走到尽头。他必须对其消亡承担一些责任。在他就任美国总统的时候,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岌岌可危。布什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发起的计划不周的战争,破坏了美国在中东以及其他地区的地位。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华盛顿共识”这一美国创建的自由市场正统理念可能永久性地丧失权威。那时,美国实力在下降,但采取对策还不算晚。

奥巴马在一个地缘政治拐点上台。在他准备离任之际,没有多少人否认美国相对衰落的事实。尽管当初踌躇满志,但奥巴马未能阻止这种进程。特朗普能扭转吗?从个性上说,奥巴马的核心特质之一是相信理性会引导人们合理行为。自由派技术官僚的长期失败之处就是以为人的事情是可以通过理性论证来解决的。当人们(无论是共和党议员还是外国领导人)未能看到理性辩论的益处时,奥巴马就会黯然神伤。对奥巴马来说,世界令人失望。当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的俄罗斯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的时候,如今即将离任的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表示:“你不能在21世纪以19世纪的方式行事,用完全捏造的借口入侵另一个国家。”但这个世界往往就是这么运转的,美国在21世纪对伊拉克就这么干过。

美国往往选择个性与其前任相反的人当总统。理性的奥巴马取代了依靠直觉决策的布什。特朗普则是纯粹的忽悠者。特朗普将会哄骗、欺凌、奉承和贿赂与他打交道的任何人,在很大程度上就像他做的某一笔房地产交易那样。当他失败的时候——他当然会失败——他会把它佯称为成功,然后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他在Twitter上就是这么肆无忌惮的。当人们揭露他的真面目的时候,他会说他们是骗子。当人们赞扬他的时候,他会说他们是天才。当危机来临时,他会凭直觉豪赌。美国公众将会产生那种买了后悔的情绪。奥巴马卸任后的支持率很可能保持高位。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