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时代的噪音

台湾会让同性婚姻合法化吗?

张铁志:台湾可能是亚洲对“同志”群体最友善的地方,蔡英文也公开支持婚姻平权,但这里的反同势力也不少。

全世界都在看,台湾是否会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连《纽约时报》都特别发表社论表示“台湾应该成为另一个不论性别倾向、承认爱就是爱的国家。”

在台湾岛内,可能此前很少人会预期到,这个议题会如此情绪性地分裂着人群。

台湾被许多国际媒体视为是亚洲最开放的地方之一,或是对同志群体最友善的国家。每年的同志大游行人数越来越多,不仅热闹缤纷,且都提出重要平权议题,吸引许多亚洲同志来参与。

去年总统大选前,蔡英文在同志游行公开表示“在爱之前,大家都是平等的。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权。让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去爱、追求幸福。”今年新国会与新政府上台后,在今年十月底同志游行前,立法委员提案主张修改民法,希望让同性婚姻合法化。

在这过程中,出现了极强烈的反对声音。反对同性婚姻的主要群体是因为宗教理由,也有些人是因为传统观念让他们很难接受同性婚姻:他们或者担心传统家庭价值崩解,或者认为只有一夫一妻才是教养孩子的最好环境。但这些都没有事实根基,因为同性伴侣可以给孩子的爱,没任何理由会必然少于异性恋父母。

反对派进行大规模动员,买下报纸广告、刊登电视广告,但他们提供的信息大都是刻意误导或是制造恐慌。于是,我们在台湾见证到了为何牛津字典会把“后真相”(post-truth)选为年度词汇,这些谣言或谎言不仅在网络上被刻意流传,也在封闭的line群组(这些群组是家人、同学或社团等)被大量分享。

例如这次修法的一个重点是把《民法》亲属编972条文中“婚姻应由男女当事人自行订定”的“男女”两字改为“双方”,因此反同婚团体开始到处传播,一旦民法修改,以后小孩不准叫“爸爸”、“妈妈”,只能叫“双亲”,且爷爷奶奶叔叔伯伯等称呼从此都会消失。

荒谬吗?

反同者也说一旦同性婚姻通过后不知道该怎么教小孩,而学校教育将更强调性教育,甚至会教多p。我还有一个同学说,我们当然应该尊重每一个人,但学校有必要引入同志教育吗?

然而,他们不知道,在学校的性别平等教育中引入关于同志的题材就是要教导小孩认识这个世界的差异,让他们知道世界上有许多是两个男人或两个女人相爱,并想要组成家庭,他甚至可能会有同学有两个爸爸或两个妈妈,而不要以为这样的家庭很奇怪,甚至去欺负这样的同学。当然,男孩不应该去霸凌那些阴性气质的男孩。2000年,屏东国中少年叶永鋕因为阴性气质经常被同学霸凌,后来不幸过世。那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伤痛。

这些反同家长甚至替同性父母家庭长大的孩子担心,担心他们长大会被歧视,问题是,被谁歧视呢?

这些对既有道德秩序的担忧或焦虑背后,当然是来自对同志团体的歧视或不了解,这也反映了台湾社会的保守封闭远比我们知道得更为严重。

同性婚姻平权的正当性其实很简单:如果我们人人都有平等权利,都应该被平等对待,就没有理由去剥夺同志群体结婚的权利。

不久前看美国纪录片导演Michael Moore的纪录片“Where to Invade Next”,他去采访各国不同的制度,从挪威监狱如何对待犯人,意大利企业如何对待劳工,到芬兰学校如何对待幼童,你会看到一个会真正让孩子去发展自我的教育,一个会真正给予劳工足够福利与假期的企业,一个把犯罪者当作人的狱政系统,在这样的社会中,人们才会真正懂得尊重人的价值。

因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意义不只在于两个相爱的同性可以结婚、可以享有和异性恋伴侣同样的权利,而是让一个社会更能尊重与欣赏差异,更能明白人权的意义,并且让我们的下一代小孩知道他可以做自己,可以发展自己的潜能,并且懂得如何爱其他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