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韩国

朴槿惠弹劾事件:“韩剧”还是政治课堂?

李开盛:不应把朴槿惠事件看做一出“狗血”政治剧,它涉及民主政治在东方社会生根发芽的各个环节,值得思考。

近来,有一个“段子”说:现在中国人都不看韩剧了,因为当前韩国的政治风波远比虚拟的韩剧更精彩:传闻中的总统与神秘宗教的关系,围绕着朴槿惠的闺密、秘书以及财阀间的纠葛,史无前例的民众示威,以及国会内跌宕起伏的弹劾悲喜剧。12月9日下午,这部现代韩国政治剧的剧情终于达到了一个高潮:韩国国会通过弹劾案,朴槿惠总统职权中止,她与韩国接下来的命运,将等候宪法法院的最终裁决。

但对中国人来说,朴槿惠事件应该远不只是一出“狗血”的政治剧。围绕这一事件的种种现象,涉及民主政治在生根、发芽中的各个环节,特别是西方理念在进入东方社会过程中面临的磨合与碰撞,而其演进进程本身以及最后的结果,又关乎这一理念自身的命运,以及东方社会的最终选择。事实上,从10月24日以来韩国“闺密门”爆发并演变至今,从光华门(示威地)到青瓦台(总统府),再到汝矣岛(国会),一起构成了一个现实而严肃的政治课堂。对这个课堂的内容进行讨论,其结果对于韩国以及韩国之外的社会,都有着重要意义。

作为一起围绕总统而起的政治风波,或许首先要问的问题是:总统到底不可以做什么?记得丑闻刚刚爆发之初,中国的媒体并没有多少报道。或许中国人一时也无法理解:总统把文件交给自己的“闺密”看一下,是一个多大的错吗?为什么韩国民众特别愤怒、一定要坚持她下台呢?多数韩国总统任期内都有贪腐问题,但这次至少目前还没有确实的证据指出,朴槿惠自己从中得到了哪些金钱方面的利益,然而,这一次韩国人显然要更加愤怒。

根本的原因是,朴槿惠作为接受国民委托的总统,却将将权力秘密地付诸私人(不是政府机关,也不是自己的秘书,而是无任何政治职务的密友)。朴槿惠的本意或许只是想把事情做得更好,但潜意识里,却可能是作为前独裁者朴正熙长女所继承下来的,对公权与私器的不加区分。而这正是现代民主之大忌,也是一切腐败的渊薮。从这点来看,韩国人不断示威,坚持要朴槿惠下台,在外人眼里或许难以理解,但确实涉及到了宪政层面的根本问题。

当然,令他们不满的还有:这种公权私托还反映出朴槿惠的能力问题。甚至有人在媒体上分析,因为受到早年母亲遇刺的刺激,朴槿惠的心智还停留在青年时代。也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这位前“公主”不善或不喜与人沟通,习惯于照本宣科,很少接见自己的部长,更少举行民主体制下常见的记者会。

但是,这些现象其实早已存在,韩国人为什么仍选出一个这样的总统?这里可能存在两个问题:一是植根于血缘的“移情”现象:出于对创造了“汉江奇迹”的朴正熙的认可,而选择了她的女儿朴槿惠(看看菲律宾无所不在的政治家族,就知道这一现象的极端后果,但幸亏韩国远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二是韩国政治中的痼疾“地区主义”,即选民总是对出身本地区的政治家给予无条件支持。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可能还会出现“为什么我选了朴槿惠”这样的问题。

另外,由于肯定朴正熙而“移情”朴槿惠,也反映出对经济发展与政治民主关系的认识问题。在这次反朴大示威中,仍然有一些人站出来公开挺朴槿惠,他们基本上属于肯定朴正熙政绩的老一代,指责现在的年轻人没有挨过饿,不懂感恩,不理解年轻人为什么要上街示威。其实,老一代与年轻人或许都没有错。在韩国从混乱走向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一定的威权主义或许是需要的,老年人对朴正熙的怀念不无道理(这位前独裁者的墓地还在韩国的国立显忠院里占据着最好的位置)。但在经济已充分发展时期,对威权的任何依恋都可以摧毁新生民主的脆弱成果。从这个角度看,那些街头示威的人确实没有必要对朴槿惠有任何负疚之感,而且应该在下次选举时更提醒自己,注重候选人的能力与品格,而不是出身、地域这样的个人之外的因素。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