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特朗普与中国对抗会怎么样?

卢斯:特朗普以“一中”为筹码,赌中国让步,这恐怕将适得其反。一旦与自信的中国发生争端,很容易爆发冲突。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美国大选以来最令人震惊的地方,是他选择与中国对抗。他在选战中一次都没提到过台湾。然而,突然之间,美国的“一个中国”(One China)政策(这是当今不稳定的全球秩序的一个基石)遭到了威胁。到目前为止,对于特朗普和台湾总统之间的通话,中国政府选择将其归咎于狡猾的台湾方面——中国官媒表示,美国候任总统“懵懂得像个小孩子”。

周日,中国方面同意归还从一艘美国海军舰艇附近捕获的一具潜航器。特朗普曾声称该装置是被偷走的。中国指责特朗普“炒作”这一事件。下一次,北京不太可能如此轻易地放过他。

美国选民似乎开启了通向新冷战的大门,他们却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而在这轮新冷战中,美国手上的牌面远没有第一次冷战时那么强。美国之所以赢得第一次冷战,其中一个原因是得益于美国把中国从苏维埃阵营中分化出来的技巧。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领导的美国和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关系缓和,强化了中苏的分裂,削弱了莫斯科在全球的号召力。而特朗普打算做的事却正好相反。

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措辞,与他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的俄罗斯的友好姿态形成反差。对于正在欧洲鼓动“非自由民主”体制、在帮助特朗普打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方面发挥作用的俄罗斯,特朗普通过与它做交易能获得什么战略收益还有待观察。不过,特朗普与中国对抗将是一场全无好处的赌博。

避免美中冲突需要尼克松式的灵活手段。特朗普却不是尼克松。尼克松尽管对国内法律有种种滥用行为,他却是位全球事务领域的专注学生,理解地缘政治大棋局。而特朗普则是一位对填补自身知识空白不感兴趣的70多岁的新手。他轻蔑地拒绝听取为总统提供的每日情报简报,原因是觉得它们太无聊。他身边也没有一位与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相似的顾问,基辛格是特朗普威胁要颠覆的一个中国政策的首席设计师。特朗普对高级别职位的人选指定,既反映了他的反华意图,也反映了他的亲俄打算。

将担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这一关键角色的,是退役陆军中将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弗林认为,中国与“伊斯兰国”(ISIS)及其他伊斯兰恐怖组织暗中勾连,意图挫败美国。这是一种令人惊叹的虚构情节。在加入特朗普阵营之前,弗林还曾认为俄罗斯也是同一个反美轴心的一部分。而在加入特朗普阵营后,为获得特朗普的赞赏,他已放弃了对俄罗斯的鹰派立场。

与弗林相反,特朗普的国务卿提名人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则是俄罗斯的老朋友——普京曾在2013年为他颁发过俄罗斯友谊勋章(Order of Friendship)。在下个月针对蒂勒森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世界将会了解他对莫斯科感情有多深。包括美国头号对俄鹰派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在内,几位共和党参议员打算把蒂勒森宣称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这是特朗普愤怒否认的情报发现)作为支持蒂勒森的前提条件。

蒂勒森的任职前景有可能因这一障碍而化为乌有。不过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他会想办法在不抵触特朗普的情况下,在对俄鹰派人士面前蒙混过关。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