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自动化

该操心机器人抢走子女的饭碗吗?

自动化正在取代从制造业到律师和银行业的工作。如果未来是一个异域国度,那么也许未来一代是我们最好的向导。

我曾见过一名咨询师,她的工作是为有钱人家的孩子找到一流幼儿园和学校的入学名额。在她的名单上有一名客户,已经为他儿子的人生做好了精密规划。这名男孩将入读剑桥大学,然后在德意志银行开始他的投行职业生涯。这个孩子当时才6个月大。

头一回听说,觉得这位父亲的温室培养野心似乎很荒谬。谁会看着他们小宝宝胖乎乎的脸蛋儿,听着他们咯咯的笑声,心里想着这是“未来的Excel狗”?一年过去了,这事看起来更可笑了。毕竟,德意志银行正裁员9000个职位。

然而,我承认对我儿子未来的职业也有开始得过早的想法。他从本学期开始入学,当他穿着童鞋的双脚踏上教育机器的传送带,我曾因恐慌而颤抖。我的工作是撰写关于工作和职业的文章,每一天都被自动化普及和大规模失业的预言而困扰。

我发现自已一直在思考帮孩子为未来做准备的最好方法。一定可以找到比囤积罐头食品和报求生课程更光明的道路吧?

大多数父母都从自己的经验出发——家族行当和生意。Facebook今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同一家族中的人选择同样职业的比例更高”。然而该研究也发现虽然“父亲当兵则儿子当兵的可能性会增加5倍,但军事人员的儿子中只有四分之一会从军”。换句话说,大多数孩子走出了自己的路。

这对我的儿子来说是个好消息。我热爱新闻业,但我不会鼓励他进入一个因生存痛苦而痉挛、因广告业消失而经常被描述为正在经历永久衰退的行业。

谁知道20年后是否还有人类新闻记者?自动化正在取代从制造业到律师事务所和银行这些行业的工作。我的职业也许就是下一个被取代的。

担心子女会走家长老路的人绝不止我一个。英国前副首相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在一次采访中说:“作为家长的第一个最内在的本能是想要保护你的孩子,而你知道,政治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行业。”会计师、营业员和医生都会说同样的话。无论如何,大多数孩子都宁“死”(用青少年的话来说就是世界末日)不与父亲或母亲一样。

除了鼓励或阻止他们进入自己的行业,家长们还能如何帮助子女做好就业准备呢?教师和企业敦促年轻人学好科学、技术、工程或数学来保障自己的未来。玩具制造商和企业家们已经搭上这股“主流”之风。圣诞袜里将会塞满那些被宣传为可以把小波比(Poppy)或者小强尼(Jonny)培养成下一个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礼物。但我不相信每个人都能或者都应该成为程序员。正如《机器人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Robots)一书的作者马丁•福特(Martin Ford)指出的,常规软件的开发到处都在实现自动化。

也许反而是家长们应该接受引导。正如克里斯•帕克特((Chris Puckett)和他的父母。今年我见过帕克特,他作为电子竞技评论员,在现场和在电视上主持视频竞技游戏,从事着一份绝佳的职业,收入也绝佳。他的父亲是纸业推销员,母亲是当地教会的接待员。他们曾为帕克特决定放弃学位而从事在他们看来不靠谱的职业而担心。为了消除他们的恐慌,帕克特邀请父母观看了比赛。现在,他们是他最铁杆的啦啦队员。

还有些人比帕克特更进一步。倡导人们在职业生涯后期开展第二职业的社交企业创始人马克•弗里德曼(Marc Freedman)表示,越来越多的家长跟随子女进入他们选的职业。在有关职业未来的悲观气氛之中,我发现了值得欢呼的地方。

篡改一下作家哈特利(LP Hartley)的名言,如果未来是一个异域国度——他们那里的做事方法不同——那么也许未来一代是我们最好的向导。所以考虑到这一点,我发誓要支持我儿子做太空警察的雄心。谁知道呢,或许我还会跟随他的脚步呢?

译者/艾卜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