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谢林的策略:回归真实世界

苏亮瑜:谢林看似具象化、个体性的场景博弈,使经济增长理论不再是模型上的世界,而是更加可触摸的现实。

美国时间2016年12月13日,非合作博弈理论的大师托马斯•谢林与世长辞,享年94岁。这是继科斯、诺斯之后,第三位世界顶级大师散手人寰,为全球经济学界的又一重大损失。

相对耳熟能详的科斯、诺斯,国人对谢林可能稍感陌生,在大师仙逝之后的48小时内,述及其思想和著作的文章并不多,但实际上他在学界的影响并不亚于前两位大师。记得2005年谢林与奥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国内学者惊讶地发现,谢林的部分研究与孙子兵法和毛泽东选集的某些论述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有人曾大胆推测,谢林曾钻研过中国孙子兵法和毛选。当然,谢林本人并未直接交代过其灵感来自何方,但可以肯定的是,国内有如发现新大陆的那种“惊讶”,其实混淆了描述性与洞察力两个问题。

谢林的研究领域并非偏门,相反,他的研究非常具有现实指导意义,更接近真实的世界,而非建构的世界。博弈论被看作是现代经济学中的皇冠,它搭建起微观与宏观经济学的桥梁,并将日益数学工具化的经济学从枯燥、冰冷的数字中拉出来,变得活灵活现、有血有肉。

尽管谢林的研究以新古典范式为根基,但却将人们带入了市场/社会过程的场景中,甚至有观点认为,将谢林等博弈论大家的研究成果应用于奥地利学派的市场过程理论中,更有助于人们深刻理解真实世界的经济,触及经济社会发展的变动脉搏,而非新古典经济学那种用多个静态结果,去“窥伺”经济社会动态变迁的过程,情真意切地布道“盲人摸象”的故事。有些学者甚至认为,从新古典和凯恩斯经济学上派生的宏观经济学,是门为帝王师的艺术和伪科学,而非科学。

自亚当•斯密以来,学者们一直在寻找经济增长的秘密,探寻利息起源,尽管有关经济增长的秘密在学术界达成了某种浅层次共识——除了在数量上去追加资本和劳动力投入,经济增长还源自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尽管如此,各学派在描述经济增长的过程时分歧依然很大,因为现有理论尚未提供具有解释力的经济增长过程解答,熊彼特提出的“创造性破坏”过程也好,奥地利学派坚持的企业家的洞察力和警觉,以及分散知识的应用过程等也罢,都更多是结果现象和行为现象的描述,增长动力机制的描述相对较为模糊,如同物理学上疑惑于“宇宙大爆炸”理论上应该存在第一推动力一样,包括谢林在内的博弈论,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为增长动力提供了具象化的解释。

如人们在经济和市场场域的讨价还价博弈,对各种稀缺资源的博弈等,基于个体视角上都属于非合作博弈,而就过程而言谢林所提出的博弈聚焦解,最终指向群体合作的结果,即个体在自利驱动的场景行为,是不断地向对手方提出允诺、威慑,并希望清晰地向对方传达己方的允诺、威慑是可信的,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因为,只有对手方认识到己方允诺和威慑可信,才能真正促使对方相应调整其行为。为向对手方传达己方允诺和威慑可信,一些个体会不惜压缩自己在博弈中的选择菜单和选择自由,比如向对手方展示自己最大限度的财力,炸掉己方撤退的唯一桥梁等,使对手方加深己方允诺和威慑的可信,从而在具体的场景博弈中占优。正如谢林在讨论军备竞赛和国际谈判中所言,谈判对强者来说只有让步的自由,因为弱者相比强者没有更多的选择自由和菜单,弱者没有选择,在谈判桌上就是一头困兽,就会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同样在各种利益博弈中,胜出方为保护既得利益,降低维护成本,一般会穷寇莫追,而非赶尽杀绝。在日常生活中,这所谓“予人方便、自己方便”的案例比比皆是。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